RSS订阅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你的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温哥华港湾他将我囚困于床上,感受他的火热进攻我的.........-暖心文学

选择字号: 超大 标准 发布时间:2016年07月25日 | 作者:admin | 133人浏览

他将我囚困于床上,感受他的火热进攻我的.........-暖心文学

点击蓝色字体即可关注
「暖 心 文 学」 故 事 很 多 ,有 你 的 么

2017.08.04 GOOD NIGHT

仲夏夜的海风,吹散了黑夜的沉闷。
鹿小纯斜倚在游轮栏杆上,白色深V礼服勒得她有些难受,脚下的银白色高跟鞋也有些磨脚。
她不适应这样的装扮,却又不得不承认,这样会将她衬托地更加光彩照人,更有吸引男人的资本。
短短十分钟时间,已经有七八个男人过来搭讪。
不过她谁都没理,只是百无聊赖地晃着手中的酒杯。为了完成师傅交代的任务,她只好扮演花痴女的形象去接近那个男人!
直勾勾的盯着舱门,顿时,她眼前一亮,只见高大颀长的身影从舱内走出来。
那人年轻硬朗的脸庞自黑暗中缓缓浮出,斜挑的剑眉,深沉的墨眸,微抿的唇角,完美精致到足以令人窒息。
可惜了,这么帅的男人居然是个基佬?
鹿小纯摇了摇头,觉得无比的可惜,想到今天的任务,快速的收敛了自己的表情,握紧了手中的酒杯黄壁庄水库,噙着温婉的笑朝那人走去。
“龙少?”俏皮的声音,却带着撒娇的味道,“可以请你喝杯酒吗?”
男人的鹰眸瞬间朝着她看过来,冰冷锐利的视线,如X光般将她浑身上下都扫视一遍金头闭壳龟。
片刻后,低沉清冷的声音从头顶传来,“滚!”
话音刚落,周围立刻传来一阵低笑声。
“勾引龙少?那个女人是疯了吗?难道她不知道到,龙少最讨厌女人主动接近他?”
鹿小纯听得一清二楚,却也不生气,仍旧噙着笑看着男人。
男人却收回视线,迈开腿走向那一边,找了个安静的角落坐下,随即从兜里掏出一根雪茄放到唇边,正准备找打火机。
却听咔嚓一声——
一团蓝色的火苗,在鹿小纯掌心里绽开。
她捧着打火机,凑到他的唇边,替他点燃了烟。岩崎峰子
男人眸子暗沉,锐利的视线紧锁在她娇俏的小脸上,却没有打断她的动作。
见他没有直接推开自己,鹿小纯总算找回了点自信。
她微微嘟起嘴,向来清纯的小脸,竟拼凑出妩媚娇柔的神色,“我叫鹿小纯。”
男人挑了挑眉,没有给她任何回应。
鹿小纯见状更加大胆,直接在他怀中坐了下来,娇笑着开口,“现在我们应该算是认识了吧?”
男人的身子有片刻的僵硬。
下一秒,更加阴冷的气息自他身上散发出来。
“有没有人跟你说过,勾引我,等于找死,嗯?”
说这话的时候,他唇角明明带着笑,眼底却冷得像是淬了冰。
鹿小纯似是没听懂他的话,唇角的笑意分毫不减,晃了晃手中的酒杯,“良辰美景,上好的红酒,龙少真的不试试?”
她仰起头看着他,黑曜石般璀璨的眸子,映着他高大冷硬的身躯。
此时此刻,两个人的脸贴得极近,近到他可以看清她每一根睫毛,近到可以嗅到她身上清冷的暗香。
“滚!”
他脸色阴寒,唇角紧抿,隐约已经有了发怒的预兆。
鹿小纯坚持了几秒,在他杀人般的目光中,最终选择了妥协。
既然这招没用,那就只能转换战术。
她不情不愿地站起来,却装作起得太猛没站稳,整个身子又重新向后倒去,于是——
直接将刚准备起身的男人,重新扑倒在甲板上。
顺便,还泼了他一裤子红酒。
“我看你真的是在找死!”
男人咬牙切齿的声音从身下传来。
鹿小纯漂亮的大眼睛里闪过笑意,故意装出十分紧张的样子,“对不起对不起,我这就给你擦干净……”
边说,边将身子朝他倾去,假装要替他擦拭酒渍。
扑面而来的暗香,让他竟有片刻失神。
直到那双柔若无骨的小手朝着自己裤子里探去,他才回过神来,一把抓住她的手,“够了!”
男人的脸色阴沉到了极致,力气大得像是恨不得将她的手捏碎。
“既然你想死,那我就成全你!
“龙少……”
鹿小纯的话还没说完,忽然间只觉天翻地覆,吓得她下意识闭上眼。
再睁开眼时,她和他的位置已经发生了变化。
从她上他下,变成他上,她下。
抬头对上那张暴怒的俊脸,鹿小纯莫名竟有些紧张,却还是强挤出笑容,“原来龙少喜欢在上面。”
话音刚落,周围立刻又传来嗤笑声。
“死到临头还嘴硬,这女人脸皮怎么这么厚?”
“龙少对女人从不心软,也不手软,你们说这个女人还能活得今晚吗?”
鹿小纯脸上的笑容维持地有些艰难,扯了扯男人的领带,故作轻松地开口螺旋境界线,“龙少不会那样对人家的,对吧?”
男人凝视了她两秒,旋即,菲薄的唇角牵出冷笑。
不等她读懂那抹冷笑意味着什么,身上忽然一轻,整个人竟被凌空抱起!
鹿小纯傻住,一眨不眨盯着他。
男人阴着脸没说话,一路穿过甲板,最后竟将鹿小纯抱进了他自己的卧室。
卧室门关闭的瞬间,外面瞬间炸开锅了。
“天呐,我没看错吧,龙少竟然抱了她?还把她抱进了卧室?”
“不是说龙少不喜欢女人吗?那他……”
众人的议论还未落下,却听卧室的方向突然传来噗通一声,像是什么落水的声音。
紧接着,是女人凄厉的尖叫声。
鹿小纯在海水里扑腾挣扎,咸湿的海水一波波的灌入她嘴里,她黑色的眸子里充满了恐惧,浑身颤抖着,脸色苍白如纸。
“救命啊……救命啊……”她大声的呼救,却没一个人敢来救她,周围的人像在看小丑一样看她挣扎,不时的发出嘲笑声。
她脑子一片空白,身子不断的往下沉。她怕水,很怕很怕,那种恐惧感深入骨髓,一下水就犹如有恶鬼抓住她,把她往深渊里拽去。
龙泽野冷冷的勾了勾唇,冷漠的眼神让人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他转身离开,将被鹿小纯摸过的高级定制西装当做垃圾一般。全部扔进了海里。
不知道过了多久,鹿小纯被人从水里捞起来的时候,浑身都湿透了,脸色苍白,浑身瑟瑟发抖,整个人像只虾一样蜷缩在一起,狼狈地像个小丑。
她已经没有功夫在乎别人怎么看她,满脑子里只有那个叫龙泽野的冷漠男人。他是真的想要了她的命!
她一定是倒了八辈子血霉,才会碰到这么极品的病人!
就在这时,身后忽然传来个温柔好听的声音,“鹿小姐,你要不要先去换下衣服?”
话音刚落,身上就多了件男士西装外套,将她大半个身子都装了进去。
鹿小纯虚弱的抬起头,映入眼帘的却是张精致完美的年轻脸庞,菲薄的唇角勾着邪气的笑容,看起来竟比女人还更美。
“是不是觉得我比龙泽野还更帅?”白少景冲她眨了眨眼,“怎么样?要不要考虑下移情别恋?”
她打量他一眼,皮笑肉不笑,“呵呵,还是算了吧。”
“真的不考虑下?”俊美如铸的脸上,竟露出类似懊恼的神情,“我比他好看,还比他温柔……”
她毫不留情打断他,语气微弱,“不好意思,我这人比较专情。”
说完,又将身上的外套脱下来,“谢谢你救我上来,不过我这会儿还有事,只能改天再感谢你。”
白少景还是第一次被女人拒绝地这么干脆,不由得眯起眼重新打量着鹿小纯,深若寒潭的眸子里,浮现出浓浓的兴味。
他没有伸手去接那个外套,“海上风大,外套你先披着,下次再还给我吧。”
不等鹿小纯在说别的话,他已经大步离开,勾唇笑得妖孽,仿若夜色都失去了光彩。
鹿小纯浑身冷得发抖,缓和了一会,扶着船舱站了起来。
忍着别人异样的眼光,走到放东西的地方,将保险柜里的手机和衣服拿了出来。
第一时间就是给师傅陆思远打了个电话,语气愤怒又委屈。
“师傅……这个任务我不接了,我今天差点死在海里。”她是真怕了。
“人没事吧?温哥华港湾任务不接就不接了,要不要我来接你?”电话那头的男人皱了皱眉,随即又舒缓开来,柔声安慰她。
“不用了,我自己打车回去。”
挂了电话,鹿小纯换了身干净衣服,她只觉得脚步虚浮,浑身酸软。
打了个车,疲惫的回到家,一开门,却突然被两个黑衣男人抓了起来,拽进了门,看见眼前的景象,她心里一紧。
家里被砸得稀巴烂,父亲躺在地上,头上冒着血,母亲跪在他面前,抱着他,哭得异常伤心。
“爸,妈,这是怎么回事?”鹿小纯见状,心里一急,赶紧跑过去查看父亲的伤势。
“小纯……你回来啦,快,快救救你弟弟,你弟弟被赌场的人抓走了,他们说要剁了他的手,要了他的命,他还那么小……你一定要救救他啊!”一把拉住鹿小纯的手,不断的哭诉,眼睛都已经红肿了。
“什么?怎么惹上赌场的人了?”鹿小纯声音提高,惊讶不已仙子饶命。
“你弟弟……他被人骗到赌场去赌钱,输了五十万……赌场的人来要钱,我们没有钱啊,他们就打伤了你爸,还把你弟弟抓走了,他肯定是被骗的,求求你,一定要救救他啊!赌场的人说三天内部还钱就要了他的命啊!”
“什么?五十万,你让我去哪里弄这么多钱?”鹿小纯异常气愤,弟弟居然敢去赌场赌钱,十九岁的男孩子也不小了,说被骗?难道赌场是人家逼他去的?
一听鹿小纯没钱,哭得更加的大声,放开鹿小纯的手,咚的一声就跪在她的面前,“小纯,求求你,救救小临砸钱宝马女,看在我们养了你这么多年的情分上,救救他吧。”
“妈,你这是在做什么?你赶紧起来。”鹿小纯被她突如起来的一跪吓了一跳,赶紧扶她起来,却被她推开,还咚咚的在她面前磕了几个头。
鹿小纯又气又急,母亲为弟弟居然给女儿磕头……她心里凄凉又惶恐,眼泪吧嗒吧嗒的流了下来,赶紧答应道:“妈,我答应你,我会想办法把钱筹齐。”
听到鹿小纯答应筹钱,松了一口气,将父亲安置好,鹿小纯吃了点退烧药就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一大早,鹿小纯就跑到师傅陆思远的心理诊所,发现师傅不在,但是看见电脑上的邮件,正是委托他给龙泽野心理治疗的龙家奶奶发来的。
“一百万的治疗费?预付五十万?”鹿小纯心里一喜,正愁不知道该怎么跟师傅开口借钱,如果继续这个任务,那就有钱了!
她欢心欢喜的给陆思远打了个电话,“师傅,龙泽野这个病人我要继续负责……”
电话那头的陆思远轻抿一口咖啡,勾起一抹笑意,满意的点头,低沉的声音回答,“好!”
龙家别墅。
鹿小纯穿着米色的风衣,扎着马尾,背着个双肩包,显得高挑又充满朝气。
此刻阿纳斯塔西,她正坐在龙老妇人的对面,龙老夫人看起来六七十的样子,满头的银发高高的盘起,脖子上戴着碧绿的翡翠项链,越发显得她气质高贵典雅,处处透着贵气。
虽然她看过来的眼神无比温和,可不知道怎么着,鹿小纯心里忍不住有些紧张。
龙老夫人听说了游轮上的事情,恨不得将龙泽野叫回来狠狠训一顿。
“这小子简直是无法无天了!居然对一个女孩子这么粗暴,这些年学的教养都到哪儿去了?”
听到龙老夫人骂龙泽野,鹿小纯心里立刻舒坦多了。
龙老夫人见她脸色好转,立刻又给她道歉,“鹿小姐,这次的事情真是太抱歉。不过你可千万别灰心,那小子可能是因为跟你不熟,所以才不太客气。”
末了,又信誓旦旦补充,“你跟他多接触接触,他肯定就能慢慢接受你的治疗。”
鹿小纯挑了下眉。
虽然她对龙老夫人最后一句话抱有质疑,但是为了五十万,她不得不继续接近他,了解他……
“老夫人,您放心吧,既然我答应了您,就不会轻易放弃。”
鹿小纯说得信誓旦旦,志在必得,龙老夫人听了果然很高兴,“鹿小姐这么说,我就放心了。”
说完,忽然招了招手,助理陈越递过来一份协议书,附带着一张五十万的支票。
“鹿小姐,这是保密协议,这是预付的五十万支票愿者上钩gl,另外五十万等治疗结束在另行支付!”身边的助理一本正经的说道。
鹿小纯看见那支票,心里乐开了花,赶紧接过协议匆忙扫了一眼,就签了她的大名,将助理递来的支票小心的放在了自己的口袋。
龙老夫人满意的点头,助理又递来一张卡片到她面前。
鹿小纯疑惑着接了过来,低头看了眼手中的卡片,显然是一张房卡……
“小纯啊,这是泽野房间的房卡……你有需要的话可以去参观参观,了解一下他的生活!”
鹿小纯挑了挑眉,勾起一抹坏笑,决定今晚试探一下龙泽野。
鹿小纯回到龙老夫人给自己准备的房间后,好好的收拾了一番,然后悄悄的走到龙泽野的房门口。
她居然有些做贼的感觉,心里还咚咚的跳着,鹿小纯咬咬牙,豁出去了,赶紧用房卡进门,就听到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流水声。
雾气朦胧中,一名身材高大,体魄健硕惊人的男人正背对浴室门淋浴。
举手投足间,尽是诱惑。
该死,那家伙洗澡居然不关门,鹿小纯鄙夷。
不过,这个男人还不错,长相完美,身材完美,做这单生意,不亏。
想着,鹿小纯轻手轻脚走到床边,将身上的纯白长外套脱掉,掀开丝绒薄被躺在房中的大床上。
将身上的泡沫冲洗干净,龙泽野随手抽过一条浴巾围在腰间,走出浴室。
鹿小纯低垂着头,乌黑色长发披散在胸前,肩膀上,半遮住了她的脸。
微微掀开薄被一角,露出若隐若现的透明蕾丝小吊带包公断悬案,一双玉足水蛇一般缓缓从被中一点一点钻出,妖娆抚媚。
龙泽野一出浴室,便看到这么一副香艳的场景,眼底里非但没有丝毫惊艳,相反的整个人都笼罩上一股浓郁的杀气。
这已经是今晚第三个了,还有完没完?
他已经很明确表示,他不需要女人,也不会碰任何一个送上门的肮脏女人,还前仆后继送上门,犯贱?
“滚出去!”龙泽野愠怒。
“龙少,您怎么能这么对一个娇滴滴的小女人,说出这么残忍的话呢?”鹿小纯声音宛若娇莺初啭,带着让人为之倾倒的魔力。
听到女人的声音,在看清她的脸,瞬间认出了眼前的女人就是之前勾引他被他扔进海里的那个!没想到现在居然还爬到他床上来了,还真是不怕死!
他眯着眼,额头青筋一跳,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你还真有本事,居然还没死!”龙泽野声音低沉,周身皆被冷气场包围。
“龙少,我死了谁来拯救你呢!”鹿小纯挑逗一笑,风情万种。
龙泽野气得咬着牙,冷厉的目光似乎下一秒就要将她冰封。
从五年前那个女人从他的世界里消失,他便再没对女人动过情。
在他眼里,这些投怀送抱的女人,不过都是一群为了他的钱恬不知耻送上门的小姐,只要有钱,谁都能上!
没有一个人,能和五年前那个曾住进他心房的那个她相提并论。
鹿小纯媚眼如丝,对上龙泽野的视线,只一秒钟,便游移开来。
这个男人很英俊,如刀刻般的面容轮廓,就算顶着一头湿淋淋的头发,也依旧宛若天神。
可偏偏,他眸中目若寒冰,唇薄如刻,让人觉得莫名发冷。
这个男人,竟真的对她一点欲望都没有。
鹿小纯还是第一次感觉,她作为一个女人好失败。
既然龙泽野没兴趣,鹿小纯索性掀开整张薄被圣灵诛仙,从床上坐起。
一身半透明的小吊带裙,只有七十五公分长,穿在身上只能勉强遮住小屁屁,整条如羊脂玉般白皙嫩滑的双腿,暴露在暖黄色的灯光下,诱惑星级飙升到五颗星。
“龙少,您还真是不近人情呢,人家都穿成这样了,您忍心赶人家走吗。”鹿小纯娇滴滴说着,抬腿下床,一步一步往龙泽野身边靠近。
“龙少……”鹿小纯得不到回应,伸手往龙泽野身上摸,“您身材这么好,想必那方面的功力也很强悍吧,一个小时全州天湖?还是两个小时?人家好想尝试一下啦。”
龙泽野对面前女人明目张胆的勾引异常反感,忍无可忍。
一把将在他胸口上放肆的小手捉住,一路将她拖着扔出房间。
龙泽野力气很大,鹿小纯感觉手腕感觉要断了似得,“喂,龙泽野对女人都下这么重的手,你还是不是男人!”
“我不是?”龙泽野深沉一笑,眸中的鄙夷却是丝毫没有减少,“那你会送上门求我上你?”
鹿小纯一张小脸憋得通红。
做的时候没感觉怎么样,被龙泽野这么一说,就感觉像是臭不要脸的妓女。
“来人!”龙泽野冷喝一声。
四个佣人瞬间出现在龙泽野面前。
“床,沙发,地毯,全部撤了扔了。”龙泽野慵懒倚在门框上,指挥几个佣人。
几个佣人不敢有丝毫耽搁,迅速进房拆床拆地毯。
眼看地毯、床、沙发,被佣人迅速搬走,鹿小纯顿时反应过来,龙泽野是嫌她碰过的东西都脏!
这个该死的家伙。
她挺直腰板走到龙泽野面前。
龙泽野一米八九,鹿小纯一米六五,相差了二十四公分,不得不抬头才能瞪着他。
“之前我听说你是Gay我还不信,现在看来你百分百就是GAY!”鹿小纯理直气壮,眼神坚定。
龙泽野顿时怒形于色。
说他是Gay?
很好!
龙泽野一把将鹿小纯拦腰抱起,大步走进房间,随脚带上房门,将她重重丢在房间墙角幸存的沙发上幕府将军本纪。
鹿小纯惊呼一声,想要起来,却被龙泽野一掌按倒在沙发上动弹不得。
“你干嘛,弄痛我了。”鹿小纯皱着小脸,怒问。
“你不是说我是Gay?我现在就让你感觉感觉,我是不是Gay!”龙泽野说完意大利不面,一把将鹿小纯的小蕾丝吊带撕碎,扔向一旁。
此刻,鹿小纯十分庆幸在小吊带里面穿了内衣,好歹没有三点全露。
但她是带着任务来的啊。
眼看龙泽野就要吻下来,鹿小纯冒着无比风险,放弃抵抗。
伸手挽住龙泽野的脖子,微微仰头闭上眼睛,将红唇往上送,脸上是一副极其享受的模样。
实际上,鹿小纯心里都急死了,这家伙不会要来真的吧?
龙泽野冷眸微缩,注意到鹿小纯那副无比令人厌恶的表情,忽然一把将鹿小纯的手臂抓开。
鹿小纯微微张开眼睛,一张欲求不满的小脸上,满是迷茫。
龙泽野更加厌恶,“就你这样肮脏的女人,还想用激将法刺激我上你,白日做梦!”
说完,一把将她扛在肩上扔出房间。
而后砰的一声,房门关上,从里面上了锁。
全过程只有短短不到三秒钟。
鹿小纯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发现周围好几个佣人对她指指点点,这才发现她现在就只穿了内衣啊!
想进房间去把外套拿来穿上,可老夫人给的房卡在外套口袋里。
“该死。”鹿小纯低咒一声,双手抱胸,闪身进入到一旁的客房里。
找了一大圈,她才发现浴室里有一件干净的浴袍,赶紧穿上。
从房间里出来,鹿小纯发现一个长相颇为妖魅,比女人还要美的男人正往她这边走来,不正是今天救过她的那个绝色美男吗?
有情况!
她心中警铃大作,迅速闪身又躲回客房里,留一条小缝悄悄注意外面的情况。
果然,那个比女人还妖魅的男人在龙泽野房门口站定,敲门四声。
很快房门就打开了。
正常人敲门都是三声,但是那个男人是四声,绝对是只属于他们两个的秘密暗号!
居然连秘密暗号都有,鹿小纯下意识往腰间掏了掏,摸了个空。
她都忘记了她现在穿的是龙家的浴袍,装笔记本的大衣在龙泽野房间里。
鹿小纯从继续观察,注意到,此时龙泽野已经换上了一套黑色的家居服,两人对视一眼,往走廊深处走过来。
鹿小纯一惊,赶紧闪到门后,要是被两人发现就不能观察了。
两人脚步声越来越远,鹿小纯从门缝处微微露出一小点脑袋,往走廊深处望去,发现他们在走廊尽头的一个房门口停住,打开门走了进去。
鹿小纯迅速闪身出门万足念什么 ,一路蹑手蹑脚小跑到那扇门前,趴在那扇门上偷听。
“唔……”
“嗯……”
“啪…啪……啪…”
房内传出各种各样诡异的声音,有疑似龙泽野的闷哼声,有疑似那个比女人还妖魅的男人的低哼声,还有肉体碰撞发出的声音。
鹿小纯震惊了。
两个人在里面干嘛呢?
听着怎么这么像……
这家伙不会真的是同性恋吧?
鹿小纯又继续听了一会,终于听不下去了,里面两个人的声音怎么听怎么感觉是在,捡肥皂……
第一次偷听到这种事情,脸羞得通红。
不行不能再听下去了,鹿小纯拍拍自己的脸,急忙悄悄离开犯罪现场。
顺着来时的路下楼,鹿小纯在助理的指引下,找到了龙老夫人的卧房。
卧房中央,摆着一座巨大的欧式真皮沙发,主色调是深棕色的,非常复古的款式,上面此刻正端坐着一位满头银发,却不失家主威严的龙老夫人。
那名老人,正拿着一本厚厚的书籍,认真观看。
“龙老夫人,我又失败了!”鹿小纯有些挫败的说道。
“哎……我也有心理准备,你不用急!试探了两次,你觉得我们家泽野到底有没有问题啊?”龙老夫人面色有些不好,眼里满是期待。
“根据我这两次的试探……他确实一点都没男人该有的反应……极大可能性取向有问题,这类患者病因很复杂泰国白龙王。”鹿小纯在老人面前站定,毕恭毕敬将自己的判定结果道出。
“什么?”龙老夫人一惊,一把将书拍在茶几上,“鹿小姐南京情侣园,你这结果可是千真万确?”
鹿小纯自然立刻明白了,龙老夫人这一句千真万确的意思。
包含了一个大家族对她的绝对威压。
可心理学这东西,就算再权威的心理学家,都不敢随随便便就确诊别人是什么什么心理疾病,只能说百分之九十九的几率。
却还是会有那么一些偏差,来自于患者自身对心理学家的刻意误导。
好比有的患者认为自己患病了,在心理医生面前就会潜意识按照网络上的介绍,去表现突出疾病患者的习惯以及症状,回答等等。
“抱歉,龙老夫人,贵公子脾气差,又性情古怪,如果要我百分百和您说贵公子就是同性恋患者或者不是,这我做不到,想必任何一个心理医生也都做不到。”鹿小纯的回答,依旧是公式化的口吻。
龙老夫人忽然起身,一把抓住鹿小纯的手,“鹿小姐,这段时间你就住在这,一定要查清楚,我们龙家人绝对不接受你们医生所谓的机率,也许我孙子就是那百分之九十九之一,你说对么?”
“可是贵公子脾气大,又不愿意配合治疗,我很难办。”鹿小纯脸色为难。
她还是第一次接这种活。
必须在对方不知道她是心理医生的情况下,对他做出测试和治疗,还得出卖色相。
要不是她急需要钱二重螺旋,她真心想拍拍屁股走人,才不受着鸟气!
↓↓未删节版内容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抢先看!

标签: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