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订阅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你的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深圳市委书记王荣他执着她的手说:待我再次归来,便千金为聘。谁知,她却等来了三千铁蹄压境!-哈尔滨新发现

选择字号: 超大 标准 发布时间:2014年05月08日 | 作者:admin | 192人浏览

他执着她的手说:待我再次归来,便千金为聘。谁知,她却等来了三千铁蹄压境!-哈尔滨新发现

(图源网络,如有侵权联系删除!)第一章 国破
“父皇,不要!”安文夕拼命的伸手去抓,却只擦过了安国君的衣角,看着安国君的身子直直的朝城门下坠去。
一声坠地的闷响传来,安文夕登上城墙,不敢去看地上的那滩血迹,微微闭上眼睛。
她是大安的公主,国破,她理应以身殉国,这是她背负的责任!
城墙上的女子,红衣飘扬,倾城绝色,宛若画中人!
国破深圳市委书记王荣,全城皆是素衣白服,她偏要一袭红裳,就算死,她也要死的华丽!
“你若敢死,城中所有百姓皆为你陪葬!”城下男子清冷的音声传来。
这个声音已经深入骨髓,她的九哥哥一身湛蓝的盔甲,身姿挺拔,刚毅的曲线勾勒出一张冷峻邪魅而陌生的脸。是的,他已经恢复了真容。
而如今他再也不是她的九哥哥,而是她的杀父仇人——慕容喆!
她还记得离国时,他执着她的手道:“夕儿,待我再次归来,便千金为聘。”
谁知,她却等来了他三千铁蹄压境!
安文夕睁开凤眸,缓步下了城墙。她不能死,她死了冰雨吉他谱,父皇的仇谁来报?
“开城门!”男子看也未看地上的那滩血迹,带领着三军将士踏进了皇城。
他一步步踏上城楼,粗鲁的挑起她的下巴,冰冷道:“安文夕,朕这个生辰礼物,可还喜欢?”
对上他带着恨意的双眸,她嘴角淡淡沁出了一抹讥笑。
原来,他还记得她的生辰。
那笑,格外的刺眼,他不由得加大了手下的力度,“安文夕,朕要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来人,上烙铁!”他松开了她的下巴,接过侍卫递来的烧红烙铁道:“怕吗?”
安文夕凉凉的看着他,不作答,好看的凤眸不复往日的俏皮而是沁满了寒冰。
“说话!”
“怕……你就会放过我么?”
“只要你求朕……”
“我不怕!”
“滋……”伴随着烙焦皮肉的声音,空气中弥漫了浓浓的焦肉味道。
安文夕咬着苍白的唇瓣,眼睛紧紧的盯着慕容喆。
“疼就求朕……”
安文夕闭上眼睛,薄唇流下一缕鲜红的血迹。
慕容喆被安文夕激怒,狠狠的用烙铁碾着她光洁的额头,以至于拿下烙铁时扯下她的皮肉。
自始至终,安文夕连眉毛也未皱一下,抬手擦去嘴角的血迹。
慕容喆扫了眼安文夕对着城楼下的众人道:“从此,安文夕便是我大夏最低等最下贱的奴隶,可自由买卖!”
“这,只是个开始!”慕容喆从她身边经过,扔下这句冷冽的话。
安文夕挺直脊梁运财至叻星,一步步走下城楼,看着那抹浸在血泊里的明黄,刺目的鲜血,刺目的红,压的她喘不过气来九羊神功!她终于忍不住扑过去,失声痛哭。
“父皇……”
慕容喆回头看了她一眼和她怀里的尸体,吩咐道:“将安国君的尸身吊在城门上曝晒三日!”
“你敢!”安文夕双眸迸出浓浓的恨意。
慕容喆将安文夕眼里的恨意尽收眼底,厉声道:“然后——挫骨扬灰!”
“慕容喆——”
“还不动手!”
“我看谁敢!”安文夕抱紧了怀里的尸身,双瞳骤缩,紧紧锁住上前的侍卫。第二章 称帝
安文夕直觉后脑勺一麻,身子便缓缓倒了下去。
慕容喆将安文夕从地上抱起,紧紧拥到怀中,猛吸了一口独属于她的甜香味道,尽量让自己避开她额头上的烙伤天描。
一众侍卫拿捏不准这个年轻帝王的心思,驻足原地。
“愣着作甚,照朕吩咐做。”说完便小心翼翼抱着怀里的女子走向宫城。
未央宫内,慕容喆看着昏睡的安文夕,轻轻地为她挑去额头伤口上的水泡,那动作,轻柔至极,仿佛是在呵护世间最珍贵的珍宝一般。
谁能想到嗜血冰冷的暴君竟然还有如此细心的一面。慕容喆挑完所有的水泡,握了握拳,最终还是将药递给了安文夕的嬷嬷箐姑姑。
“好生看着她。”
慕容喆刚走,安文夕便睁开了清明的眸子,看着箐姑姑手中的药,吩咐道:“我不用他的东西,扔掉!”
“公主……”箐姑姑心疼的看了眼安文夕额头上的伤口,她是安国最尊贵的公主,何时受过这样的罪。
“姑姑忘了么,他灭了安国,逼死了父皇,他的东西,我不能用!”安文夕眼中黑白分明,冷的可怕。
安文夕从箐姑姑手中夺过小瓷瓶,狠狠地扔到殿外。
殿外的慕容喆负手而立,看着碎成一地的瓷片,眉宇间添了抹戾气,紧抿着凉薄的唇走出了未央宫。
安国君的尸身被吊在了城门上,可是就在第二天夜晚,安国君的尸身却不翼而飞。对此,慕容喆也没有深究。他正忙着改朝换代,镇压安国的反动势力。
三日后,慕容喆称帝,国号为夏,他恢复本名为北宫喆。同时他立原安国六公主安芊柔为妃,荣宠至极!
原来,他竟是前朝大夏的遗孤!
安文夕得到这个消息时是当日的午后,她不悲不喜的听香茗说完,脸上无半分波澜。
“公主,九皇子怎么可以立六公主为妃呢?”香茗急道。
“够了,香茗。他再也不是九皇子了,你以后也不要再提他。”
香茗惊恐的看了安文夕一眼,她从未见过公主这么可怕的眼神,她喏喏的点了点头。
“公主,六公主来了。”箐姑姑神色微戚。
树倒猢狲散,安宫破后,这偌大的未央宫只剩了香茗和箐姑姑二人严玉德。
“不要担心,有我在不会有事。”
箐姑姑和香茗稍稍放了心,公主自幼行事稳重。
“十妹妹,姐姐来看看你。”娇柔的声音传来。
安文夕迎上去行礼道:“奴婢是最下等的奴,不敢高攀柔妃娘娘,奴婢给柔妃娘娘请安。”
安芊柔闻言脸色蓦地一变,她这是在讥讽她在父皇尸骨未寒之时就做了杀父仇人的妃子么?
“十妹妹农女红豆,即便你是最下——贱的奴隶,但毕竟是本宫的亲妹妹,这血缘关系是不会变的。”安芊柔看着安文夕额头上被烙上的奴字嘴角勾起讥讽。
“姐姐今日来是问妹妹要样东西白头翁叫声。”
“不知柔妃娘娘想要什么?”
安芊柔莲步轻移,打量了一眼周围ca1316,淡淡道:“姐姐看上了你这未央宫,不知妹妹可愿意送给姐姐?”第三章 杖毙
“什么?这未央宫可是皇后娘娘留给我家公主的!”香茗脱口而出。
“哪里的贱婢竟然对本宫大呼小叫!”安芊柔挽起黛眉,“香凝,还不掌嘴!”
“香凝你——你竟背叛了公主!”香茗剜着上前的小宫女。
“掌嘴!”安芊柔厉声道,从来都是她上赶着巴结安文夕,何时在安文夕面前这样的扬眉吐气!
“香凝,知道背叛我的代价么?”安文夕抓住香凝扬起的手,黑瞳锁住她。
香凝咬了咬唇,大着胆子道:“你现在不过是个奴隶,皇上迟早会将奴婢调去别处的。”
安芊柔对身侧的一个小宫女使了个眼色,那小宫女立即明了,扬手便要打!
安文夕扔开香凝高平广电网,捉住小宫女的手,“柔妃娘娘想要未央宫,给你便是,但是——只要有我在,谁也别想伤了我的人!”
“是么?”
突然,一道清冽的男声传来。
安芊柔忙行了礼柔顺的贴在北宫喆身侧。
安文夕咬了咬唇,匍匐在地上,行了低等奴隶的大礼。
“奴婢参见皇上。”
北宫喆越过她看向她身后的香茗,“是你顶撞了柔妃?”
“九皇……皇上,是柔妃娘娘抢我家公主的未央宫。”
北宫喆神色微冷,“这未央宫只有柔妃这么娇柔的人儿才有资格住。即日起佰程旅行网,未央宫更名为惜柔殿,贱奴安文夕不得踏进惜柔殿半步!”
安文夕指甲狠狠地掐进肉里,咬唇道:“奴婢——遵旨!”
“皇上,这怎么可以,未央宫可是皇后娘娘……”
“香茗!”安文夕声音冷涩。
“放肆!”北宫喆目光锁住跪在地上的小人儿,她依旧一袭红衣,她不是最讨厌红色么?
冷声吩咐道:“将香茗拉下去杖——毙!”
香茗以为自己听错了,不可置信的看着北宫喆“九皇子……”
安文夕知道他说的出,做的到,立即护在香茗身前,仰起头狠狠的盯着他:“慕容喆!”
“朕叫北宫喆!拉下去!”
北宫喆看着安文夕额头上没有任何处理的烙伤,眸色又深了几分,在她耳边道:“你越是在乎谁,朕越是除之后快!”感觉到她的颤抖,他满意的勾了嘴角。
“啊!”外面传来香茗的喊叫和板子砸到身上的声音,安文夕袖子下双手成拳。
“公主……救我!”
北宫喆冷峻的脸上有了玩味的笑容,“只要你求朕,朕就放了她。”
安文夕微微闭上了眼睛,浓密的睫毛轻颤,缓缓跪倒下去:“奴婢求皇上!”
呵……
北宫喆一脚踢开她,那日她宁愿被他烙字为奴也不愿求他的安文夕,今日就要为了个宫女求他了么?
北宫喆脸部的线条更加冰冷,“给朕倒茶!”
外面香茗的喊叫渐渐变小,她撑不了多久!
安文夕立即从地上爬起来,倒了一盏清茶,彭晓冉恭敬的递给北宫喆。
北宫喆明明想看到她向他低头服软,可为什么他看到她如此心里又觉得十分烦躁,当即打翻了茶水,怒斥道:“滚开!”
滚烫的水一股脑洒在了安文夕手上,当即红肿一片。
“公主……”箐姑姑心疼的拉着安文夕的手。
“姑姑,我没事。”
再次跪下,“皇上,求您,放了香茗。”
“禀皇上,断气了。”一个侍卫进来向北宫喆汇报道。第四章 身份
安文夕身子一颤,脸色变得苍白,她急忙跑了出去,香茗全身是血,刺目的红映入了她的眼帘。
她胃里一阵翻涌,不受控制的狂吐了起来,没有什么比鲜红的血更令她讨厌的了!
她一步步走向香茗,浓重的血腥刺激着她,她伸手探了探香茗的鼻翼,感受到香茗若有若无的呼吸惊喜道:“姑姑,香茗她还活着!”
安文夕看着身后的北宫喆说道:“求你,放了她!”
“准了,回宫!”
安芊柔眼里洋溢着一抹淡淡的笑意,高傲的扫了安文夕一眼,挽上了北宫喆的手臂赫利尔湖。
北宫喆突然停下脚步,扫了一眼跟在安芊柔身后的香凝君仙,问道:“朕记得,你是她的贴身宫女。”
“回皇上,奴婢以前是,如今奴婢伺候柔妃娘娘。”
“叛主?”北宫喆声音骤然变冷,“来人将她拖下去喂狗!”
“柔妃娘娘救命!”香凝想起被杖刑的香茗,吓得跪倒在地上。
安芊柔躲还来不及,怎么去为她个小丫鬟去招惹皇上不高兴?
安文夕凉凉的扫了眼香凝,对北宫喆道:“皇上世界十大名车,她的原主子是我,就是处置,也应该由我处置。”
“安文夕,要记得你现在的身份!”
“拖下去!”说完,大步流星的出了未央宫。
安文夕和箐姑姑将奄奄一息的香茗搬去内室,小心翼翼的褪去了香茗下身的衣物,看着香茗血肉模糊的皮肉,手指轻颤。
“姑姑,你去将生肌膏拿来。”
安文夕轻柔的为香茗上了药,箐姑姑看着安文夕手上的水泡,说道:“公主,让奴婢先为你上药吧收美记。”
“姑姑,我没事,你去给香茗熬些药。”
“砰!”宫门被人踹开,安文夕看清了来人,是今日安芊柔身边的宫女。
“柔妃娘娘吩咐,让你即刻搬出惜柔殿!”
“好鸟之诗简谱。”安文夕不紧不慢的为香茗穿好衣物。
“公主,我们离了未央宫还能去哪?”箐姑姑面色戚戚。
“我家娘娘说了,清幽宫正适合你们呢。”
“清幽宫?”那可是冷宫!而且据说晚上有鬼出没,宫里还从未有人进了清幽宫还能活着出来古畑任三郎!
“箐姑姑,去收拾一下东西。”
“我家娘娘还说了,不许带走惜柔殿的任何东西!”那宫女语气傲慢的说道。
“我们总得带些衣物!”箐姑姑带了些怒气。
“拿进来!”那宫女对身后吩咐,然后将一堆破烂不堪的粗麻衣物扔给安文夕道,“以后,你就穿这个了,这奴隶就该有个奴隶的样子,绫罗绸缎可不是奴隶该穿的!”
“你——欺人太甚!”箐姑姑气的浑身发抖,如今连一个小小的宫女也敢对公主颐指气使了么!
“姑姑,将衣服收起来,咱们走!”
“公主……”
“姑姑,我早就不是什么公主了。”安文夕苍凉的勾唇道。
安文夕刚到清幽宫科举网,还未来得及整理满殿的荒凉,便有一个小宫女跑过来平凡之歌,声音急道:“皇上宣你进殿伺候!”

标签: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