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订阅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你的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淮北市天一中学他所想面对的全世界-我有故事且有酒

选择字号: 超大 标准 发布时间:2015年09月25日 | 作者:admin | 136人浏览

他所想面对的全世界-我有故事且有酒


说一个人的故事,蛮简单的,一个音乐人的故事,不必要的东西都可以掩去,所以他的名字用C代替就好了。
C所在的国家里有很多很棒的音乐人,但大多数的音乐人都拥有各种先天的才华或是家族的优势。各种赋有传奇色彩的经历让那些人走上了音乐道路,而C相对而言,更加平凡一些。
他的家族跟音乐没什么关系,他甚至没有去过专门的音乐学校,一直到17岁,他才第一次接触吉他。
原因很简单,只是因为他自己想将一些脑中的旋律表达出来而已。
但是没有接受过音乐教育的他面对的第一个问题就是乐器和乐理。出于年轻的冲动,他用所有的积蓄请了一个并不高明的音乐老师,而作为交换他收获的仅仅是一次音乐入门的机会。
他抓住了这个机会并且没有放弃,直到课程结束之后他都没有放弃自己练习,理所当然的,他变得能够弹出一些他所想表达的曲调了。
然后一直到他22岁,他想到了自己当初为什么急于要把所想的旋律通过乐器表达出来,不仅仅是因为他想要表达,更多的因素是他想要别人聆听。是的,他想要听众,他需要听众。
这时候他周围的朋友都认为他的吉他弹得不错,但仅仅是不错而已。并不是因为他们不懂音乐,而是C的技术确实并不高杆,至少在职业的音乐界里打破碗花花,还是差了一些火候。
但是C明白一件事,就是自己想要表达的,是自己创作的旋律,而不是半调子的吉他技术。
于是他把目标放在了LIVEHOUSE,在他的国家,甚至他的城镇,这是随处可见的地方。他人生第一件较有故事性的事情,应该就是他选对了他初次登台的地方。
这家LIVEHOUSE当时并不出名王缨灏,但几年之后名声却传遍的了全国,更久之后甚至在国际上也负有盛名,原因不过是很多优秀的音乐人在这里出道。虽然这家club现在已经关门了。
老板对C而言无疑是上帝的一份礼物。他赏识C的音乐,认为他的音乐足够好听,事实上在他演出时,店里虽然没有人凑到舞台前为他疯狂春树秋霜图,一个都没有,但在店里的所有人,都感觉到他的音乐很不错,至少让他们获得了一份舒适的环境。
当C跟老板说自己想在更多的地方演出,想要慢慢的巡演时,老板为他联系好了下一家店,在距离他们的城镇不远的另一个地方。
这就是C踏上巡演旅途的起点,虽然他的巡演根本没人关注。
C并没有太多钱,所以他的脚步是缓慢的,因为他并没有名气,所以大多数时候演出的费用低到只能称之为礼貌付费的程度。可正因如此,他也获得了足够的时间去成长和吸收。
在旅途中顺风康王,他并不是只有自己在演出李亚寿,他也花了相当多的时间,去观看别人的演出。
这时候的C是痛苦的,因为在陌生的地方,他和所有人一样,遇到了不可避免的挫折和困境,事实上,因为他想要的比一般人更多,所以他遭遇的痛苦也更多。
幸好在他的音乐越来越好的时候,他认识了一些人,和他同样喜欢着他创作的音乐的人。
这些人里面有人会爵士鼓,有人会电子琴欲情惊潮,有人会手鼓,有人会口琴.....各种各样的朋友当中,有几个加入了他的旅程。
于是,C有了一只属于自己的乐队。
他们一起演出,一起旅行,一起表达着自己,一起聆听别人的声音,一起学习和成长。
第二次转折,是C25岁的时候,他这时候已经在二十多个不同城市里演出过了,并且他已经到了靠近他的故乡的另一个国家。
在这里,他和他的同伴认识了一个吉他手篆体字查询,非常优秀的吉他手,这个吉他手在当地已经小有名气暴君诱妃入宫水浒无间道。可是就是这样一个人,提出了想要加入C的乐队的请求。
C没有任何犹豫的答应了。因为他需要的是更精湛的表达自己创作的音乐。而他也知道,自己在技巧上实在是没有过人的天赋。
C成了一个幕后制作人,但他还是和大家一起巡演着,因为他们的路程还没结束。
忘了说的是,C和他的乐队,在这之前已经有了一定的名气。所以对于C的离开,更多的人是怀有不解的。
一年之后,C带着乐队回到了自己的城市。因为出现了很多知名音乐人的livehouse现在在音乐界热潮不断,而其中,C的乐队也是其中一只。
26岁的C如今只负责创作,却每场演出都会跟乐队一起,只是因为他想要更近的听到自己创作的音乐。就这样一直到C40岁的时候,他独自成立了一个厂牌,而签约的第一支乐队,就是自己当初的同伴。这个时候,这支乐队已经在全世界的音乐界里留下了传奇,尤其是他们的吉他手。但是C的名字,却更少有人知道了。
虽然他的厂牌在几年之后广为人知。但C本人的名字在音乐界里,除了资深的职业音乐人外,几乎没人关注。
但他还是很快乐的过了一生,因为他想要的,都已经得到了。
有一天,是他快80岁的时候,在故乡的公园里散步,已经步履颠簸的他脑子里仍然在构思着更多美好的音符。就在这时候有三个20出头的小伙子走到了他面前。
三个小伙子先是低着头互相推让了一阵,然后,怯怯的问了一句话
“请问,你是......吗“
那是C的名字,C很诧异,因为他并不认识这些年轻人,但在他回答之后却发现三个年轻人激动得手舞足蹈,然后脱下自己的T恤纷纷请求他的签名,并滔滔不绝的说着自己对C的敬仰和崇拜,以及对他创作的音乐的热爱樊落。娄清
C一下子就哭了淮北市天一中学葛倩茹,因为他从没想到过自己会被这样的年轻人所热爱,尽管他对成名从来就没有兴趣,但在自己真的被如此对待的时候,他才明白,这,也是对自己创作的一种认可。
他所做的创作,他想要的是表达,他需要的是听众,他想要的是传达。他不在乎在世界上自己的名字有多少人知道,只要他的音乐被更多的人听到就好了。他因此而满足,也因此而成功。
可是当他面对着那三个年轻人的时候,他发现,其实他的名字早就如同他的音乐一样传递给所有人了,他的音乐,和他自己,其实是不可分割的同体。
那三个年轻人,就是他所想面对的全世界。
文章摘自 杨艾歌 《讲个音乐人的故事》

标签: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