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订阅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你的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海泉老婆他什么都玩,就是不玩女人,却独独对她着魔....-教你驾驭男人

选择字号: 超大 标准 发布时间:2019年05月13日 | 作者:admin | 103人浏览

他什么都玩好姑娘等着我,就是不玩女人,却独独对她着魔....-教你驾驭男人

第一章
飞机上的苏熙睡得很不安稳。
法国飞中国要近12个小时,苏熙昨夜几乎一夜没睡,从上飞机以后便瘫到椅上,她需要好的睡眠,却一次又一次被干扰。
“先生,您的咖啡喝完了,请问还需要续一杯吗?”
又来了!
今天的空乘员真是热情的过分,每十分钟出现一次的频率,其敬业程度简直让人感动得痛哭流涕。
苏熙微不可见的皱了皱眉,依然不愿意睁开双眼,缩缩脑袋将头埋进毛茸茸又软又绵的枕垫,这是出门前专门带上飞机只为了让自己睡得更好。
“先生鲍翠薇,请问您还有什么需求?”
“先生,您的咖啡不够热了,我帮您换一杯可以吗?”
“先生……”
“先生……”
一个来了接一个,没完没了,真是够了!
这些女人难道不懂矜持为何物?她真是佩服男人的耐性,竟然被人这样sao扰都巍然不动,只字不说。
又过一个小时,苏熙终于忍无可忍,翻起身一把掀开身上的毛毯。
她迅速扫了身边一眼,扰人睡眠的空乘小姐无疑是美丽的,完美的妆容,杏眸翘鼻,特别是为了更好的you惑男人而微微嘟起的xing感的红唇,如果她是男人,恐怕也很难抵挡其you惑。
苏熙凑过去将手占有性的揽上男人的胳膊,用不太高兴的语气说道:“亲爱的,这里真的好吵,我睡觉都睡不着了。”
身边的男人有着一张英俊不凡的脸,睫毛很长,像一把扇子惹人嫉妒,侧脸的轮廓线条简洁优美形成一个完美的弧度,薄唇微抿,长得空前绝艳,兼之一身高贵不凡的气度。也怪不得这些空姐会变成花蝴蝶一样,不停地在周围飞来飞去。
可是那又怎样?男人帅能当饭吃吗?
明显不能。
苏熙不知道男人会不会配合她,但空乘小姐却惊呆了,显然受到的打击不小。
“你,你们……”她神情微愕,漂亮可爱的脸上写满了不信,“怎么可能?”她看看苏熙,再看看她从刚才见到就发誓一定要追到手的男人,不能接受现实。
由始至终,男人都没有说一个字。他凤眸微眯,在苏熙将手挽住他开始,便转头看向苏熙。
不知为何,在他锐利的目光之下,苏熙忽然感觉到一阵压力。明明他什么也没做,什么也没说,真是见鬼了!
到这时苏熙才看清楚,这个男人侧脸已经足够俯视众生,没想到正面居然这样惨绝人寰,皮肤这样好,一个男人长成这样,真是不给其他的任何人留活路,不管男人女人慈禧全传,在他面前全部被秒成渣渣再造战士1。
“看够了吗?看够了就放手。”傅越泽眉头微皱,语气略显不悦。
所有认识他的人都知道,除非经他允许末世杀戮进化,否则他不喜欢被任何人随意触碰。
这个不知死活的女人还在他看文件看到最重要部分的时候靠上来,女人搭讪他的方法不下百种,眼前的女人长得还不错,如果是在平时,他或许就顺水推舟,但现在,他一点兴趣也没有。
“你,告诉你们机长,如果再有人过来打扰,等着全部被解雇。”未等苏熙有下一步的动作,他面无表情的转头,出口的话极为冷酷。
美丽主动的空乘小姐还未及高兴便收获晴天霹雳一枚,浑身一僵,嘴唇发白,脸色瞬间变得难看,再愚蠢的大脑此刻也知道惹到不该惹的人,识时务为俊杰,她不傻,只是被美色冲昏头,与男色相比,还是工作重要,没两秒钟,空乘小姐便转身走得不见踪影了。
苏熙愕然的看着这一切,原以为这个男人只是个纸老虎,没想到这才是真正的隐藏甚深的大boss!
“还不放手?”
想得太投入,男人冷冰冰的话从耳边传来,苏熙受惊一样抽出自己的双手第四野战军,“对不起,我……”
“不用解释,你这样的女人我见多了,告诉你,安安分分的待在你的座位上,我对你一点兴趣也没有。”
谁知道话就说了没几个字,竟然被抢白,被抢白就算了,他竟然这么自恋又狂妄的说!
“说得好像我对你有兴趣一样,自恋狂!”
说罢,苏熙重重躺回她的椅子,侧身背对他,以行动表明自己的立场。实际在男人看不到的地方,她狠狠的将软垫猛揉几下,被人当成故意搭讪的花痴,真是郁猝得想吐血!
第二章
将半颗脑袋埋进软垫的苏熙却不会知道,在她做出那样的声明之后,傅越泽有些微的诧异,感兴趣的神色从锐利的双眸中一闪而过。
飞机落地,苏熙在空乘员轻唤声下,才悠悠转醒,转眸一看,身边的座位早已经空了。
这一觉睡得极好,暴躁的只有在没睡饱的时候才会显得难以控制的脾气再度被压到骨子底下。原地站起,深吸一口气,对苏熙来说,从法国回A城,无疑是一场看不见的硝烟弥漫的战役!
虽然这两年被苏家扔在国外不闻不问,但毕竟苏家的面子要顾及,早早有人候在机厅。
苏熙随着这个长相年轻,面目肃然的男子走到停车处,他接过苏熙的行李箱,为苏熙打开车子后座。
车后座还坐了个男人,苏熙站着他坐着,被车挡着,苏熙只能看到他裎亮的皮鞋,一双腿包裹在西装裤下又长又直。
“对不起,我不习惯和别人同坐一辆车。”
苏熙当即皱眉开鲁天气。唉,其实在法国两年,什么娇气都磨平了,恐怕说出去都没人信,她苏熙竟然连十人以上的大通铺都睡过,也曾随性的在下雪的冬夜坐在长廊上看屋外银装素裹。可飞机落地潜山论坛网,国内的空气让她莫名的烦躁,心沉沉的好像有一颗大石头在那里一样,堵得难受。脾气不自觉的就变差,人也像两年前那样挑剔起来。
车里的人没有反应,苏熙也没指望别人听到她的话后会有什么反应。她现在已今非昔比,人轻言微。于是她提着行李掉头就走。
这两年她都在法国念书,大二刚念完,明年大三,她本没想过回国,若非这次她的爸爸亲自打电话,她绝不会回来。
“不上车你还要去哪里?”
苏熙没走几步,就被人从后握住手腕,力道很重,一阵生疼。
苏熙转头,看到她此生最不愿意见到的人。
他颀长的身子的阳光下显得格外挺拔,俊美的五官比五年前的青涩更加成熟,眉头微微隆起,抿着的唇不怒而威。
“你有什么资格管我?”苏熙强抑下心中的惊怒,怎么也没想到在车里的人会是他。当年,就是这个人,毫不留情的给她一巴掌,如今见他,她心中涌起浓浓的恨意,包裹她的心脏,灼烧她的灵魂。
苏熙一把甩开他的手:“滚,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
“你知道你现在像什么吗?”年司曜皱眉看苏熙,他如冰削一般的薄唇微微一抿。
“像什么不用你管!”苏熙拖着行李就走。
“我都已经来了这里,你以为我会让你走?”他再次攫住苏熙的手腕,“你一点都没有变。没想到过了两年,你还是这么任性,一意孤行。”声音隐忍,说不出是失望还是不屑。
只是他的一切现在已经不能再将苏熙刺伤。苏熙扭了扭自己的手腕,他抓得太牢,生怕她跑了一样。
“再说一次……”苏熙看着他冷冽的双眼,这双眼睛,也曾满是爱意的宠溺的看过她,而如今,苏熙闭了闭双眼。爸爸说,她必须回来参加年司曜和苏悦儿的订婚宴。“放手!还有,我做什么事情,是什么样子,不!用!你!管!”
苏熙再次挣脱年司曜。她无法平静,没办法在面对这个人的时候做到淡然。她曾经那么爱他脱轨时代,从小到大,他宠她,包容她,她依赖他,离不开他。
而他,亲手给了她一巴掌致橡树原文!
是他!不是其他任何人!是年司曜!她最深爱的人!她做梦也没想到他会那样做。
“苏熙,这恐怕由不得你。”年司曜走两步,挡在苏熙面前,“悦儿和伯父已经在家里等你竹内云子。”
“别在我的面前提苏悦儿这个jian人!”苏熙自从接了爸爸的电话订了返航机票以后一直压抑的情绪猛的爆发了,她一把推开了年司曜,恶狠狠的看他,“在你眼里聚元号,她是天使,她是女神,但是在我眼里,她永远都是个……野种!”
看年司曜隐忍的双眼中开始闪现怒火,苏熙嘴角勾出一抹轻蔑的笑意,“我说她,你舍不得了?难怪当年你要因为她把我送到法国。”
年司曜一张俊脸紧绷着,此时已是怒到极点,冷声道:“苏熙,你怎么说我都行。但是,这不关悦儿的事。当初要不是……”说着,他已是说不下去,浑身上下都透露着忍耐两字。
第三章
苏熙嗤笑一声,一点也不怕他。他们从小一起长大,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十男九坏,她以为他是那个唯一,在法国,她疯狂哭喊,自残,如今她的身上还残留有余疤决战东线,她瞎了眼,老天瞎了眼。
“别和我提什么当初。有我挡在你们面前,你们又怎么能相爱,海泉老婆又怎么能结婚呢?说到底,是我成全了你们,你说,对不对花丛炼心?”苏熙垂头,捋了捋刚才因为走得急,而弄皱的衣袖,嗤笑一声,说道:“我妈以前跟我说过一句话,从小她最疼你,但没有说给你听过,我觉得她说得很对,现在,我说给你听,你要听吗?”
年司曜那双眸子已冷如冰,苏熙却绽放笑靥,美丽绝伦。从小她就生得漂亮,如今她已二十全秀珍,花开一样的年纪,满眼沧桑,却遮挡不住风华正茂。
“她说,乔丽娅这个世界上,除了我,司曜最爱你,我死了以后,你一定要听司曜的话,他那么好,又那么喜欢你,那是你的福气,你一定要珍惜。”苏熙一字一句分毫不差的复述,完了以后她咧开嘴笑了笑,像十几岁年纪时那样娇憨的扬起头,眸中仿佛有点点星光,“我觉得她说得真对,你觉得呢?司曜……哥?”
年司曜像是一尊雕像一样,定在那里一动不动,双眼漆黑如墨,叫人看不清里面隐藏的东西,他的肩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缓缓下垂,仿佛有太多的悲伤在里面,已经沉痛得快要负荷不下去。
“所以……”苏熙冷下脸来,“不要在我面前惺惺作态,不要再在我面前演戏,以前的那个苏熙已经死了。”苏熙一字一句,咬牙切齿,“被你们,亲!手!杀!死!了!”
苏熙欲走,却被年司曜死死拉住塞拉菲尼抄本,他沉默的一句话也不说,哀痛的双眼犹如寂灭的灯火影影重重。
“放手!”苏熙挣扎不脱,再次怒道。
他沉默不语,仿若一世纪那么久,才说出四个字:“跟我回去。”
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苏熙怒气蓬勃,转头间,眼角的余光瞥见一个挺拔的身影正向他们两人的方向走来。
是他?
苏熙认出他就是飞机上坐在她身边的男人。
“熙熙……”耳边,年司曜还在不屈不饶。苏熙不耐烦的甩开他的手,跑至男人面前,做出一个连她自己都觉得大胆的举动。
“亲爱的,你怎么走那么慢。”伸出一只手挽上男人的手臂,娇嗔道。
“恩?”傅越泽微微皱眉,转头看向苏熙。
苏熙冲着他眨眼宾狗,希望他能懂得她的意思,适当配合。
傅越泽却微眯双眸,这女人其实长得很美,甚至比他以往所见过的任何一个女人都漂亮,但在飞机上,她不是还特别声明对他不感兴趣?既幼稚又可笑,现在却……
淡漠的视线扫过苏熙身边神情仿若大受打击用敌视不信的眼神看他的年司曜,微眯的丹凤眼中危险的神色一闪而过。
他这辈子,还没被任何人怀疑过。
倾身,他冰凉的唇吻上她的,不过片刻,便撤离开来。
“怎么不等我就走,真是越来越胆大了。”听似情人般宠溺的数落。
一个简单的动作,却当场让另外两个人愣住。
苏熙完全没想到他会那么做,一点也没防备,呆呆的用手抚着唇,瞪大的双眼中满是错愕。
他亲了她?
他怎么能这么做巨的笔顺?!
但是她又不能给他一巴掌或是踢他两脚,是她先挽上他装亲密,是她打定主意利用他。
自作孽不可活!
苏熙扯出僵硬的比哭还难看的笑容:“爸爸安排了人来接我,我想着先把他们打发了,再和你一起走的。”
可现在没人有心思探究她笑容的真假,年司曜的脸色在她挽住傅越泽那一刻起就几经变色,晦暗难辨,所有的强硬终于在傅越泽的那一吻后坍塌殆尽。
“你不和我回家,是因为他?”他脸色煞白,双手微微颤抖。
这种时候,苏熙当然不会自己拆自己的台,她毫不犹豫的点头,为求逼真,另一只手也毫不犹豫攀上傅越泽的胳膊,看向傅越泽的双眼,盈满爱慕和痴迷。

标签: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