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订阅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你的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浮云玉他说娶我,同时一把匕首送入我心口…-子夜书香

选择字号: 超大 标准 发布时间:2016年10月26日 | 作者:admin | 95人浏览

他说娶我鱼尾纹乐队,同时一把匕首送入我心口…-子夜书香
传言纪忧国东三百里有个灵乌山,灵乌山上有个女妖怪,每逢月圆夜都要吃人。
眼见又要到了月圆之夜,军师无妄又给她带来了六个人。
六人齐齐的跪在她的软座前,见她出来,一个个想看又不敢看,只用余光偷偷把她瞄了又瞄,看着他们害怕的样子,陌霓裳福灵心至,突然生出一个邪恶的念头,狡黠一笑的走近他们,道:“你们来我灵乌山,我也没什么好招待你们的,这样吧,我们来玩个游戏,游戏的名字就叫‘兵兵点将’”。
话音一落,玉指便遥遥的在他们身上指了又指,口中念道:“兵兵点将,点到谁,我就吃……谁!”
最后一指,落到了他们中间最小的一个,朱青阳那人看着头顶上的玉指,突然身子一软,竟然晕了过去。
陌霓裳微微一怔,因为在她印象中,他们这些所谓的名门正派一个个都应该是铁骨铮铮,怎么遇着个胆小如鼠的?
意兴阑珊的收回了玉指,暗道了声无趣,便打算放了他们,可就在这时,突然一人恶狠狠的瞧着她发狠道:“妖怪!你别得意,我们已经传信给了大师兄,等他来了,叫你死无葬身之地!”
“哈哈哈……”陌霓裳突然觉得这很好笑,这话她听了不下三百遍,可是到现在她还依旧好好的活着。
但是看到那人气势汹汹的模样邱正宏,她又萌生了见一见他们的大师兄的念头。
果然,当她真的见到了他口中的大师兄,她竟然一下子就笑不出来了。
见到他们所说的大师兄是在两天后,陌霓裳和军师正在前堂喝茶,揣测他们口中的那人到底是何等模样,门就在这时砰得一声被撞开,一剑一白衣便落到了她的眼前浮云玉。
“妖孽!还我师弟!”长剑直直的指着她的眉心,寒气逼人。
看着眼前的长剑,她莫名的有种熟悉的错觉,她抬眼一寸寸的看去,竟然是他――褚青山!
心底的伤疤像是突然被人用力扯开他诚然担当,痛的她浑身打颤,手中的茶也跟着撒了满襟。
他还是老样子,白衣胜雪,青丝如墨。
无妄见她失常,轻轻扶了她一把,她却起身推开他的手,神色也恢复如常,轻轻一笑应道,“好啊,你让我放我就放,就看在你长的这么好看的份上,我也该放了他们。”
褚青山微微一怔,没想到这传说中的女妖怪会这么轻易就放人。
无妄也是眉头不展的看着她,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无妄不知道,这个口口声声叫她妖孽的男子就是她一直心心念念的人,可是现在他已经认不出她来了,不错,她是妖孽,他堂堂幻影神宗的大弟子怎会有妖孽朋友!
“不过我还有个条件海芋恋吉他谱,你得留下,留下来做我的夫婿。”陌霓裳展颜妩媚一笑又道。
褚青山心中嘲讽一笑,刚才他竟然会信她能放人,她只是耍自己罢了。
“无耻妖孽!简直是痴心妄想!看剑!”说着挽了个剑花便刺了过去。
看着熟悉的剑招刺来,陌霓裳不慌不忙的脚下轻轻一点,身子便向后飘去,他的剑便永远沾不到她的一片衣角。
“别费力气了,你是伤不到我的。”见他追的辛苦,陌霓裳身形一闪,绕到了他的身后,夺了他的剑,拿在手上把玩。
“你!”褚青山惊愕的说不出话,从来没人能轻易夺了他的山河剑!
只是他不知道,陌霓裳早就熟知他的一招一式,要夺个剑真是轻而易举!
“诚如你说的,我是个妖怪!”望着他吃惊不已的表情,陌霓裳故意道,看着手中的剑,轻轻抚了抚剑身,屈指一弹,铮――
龙吟细细。
“不愧是山河宝剑!”陌霓裳啧啧称赞。
这剑他也就舍得给你。陌霓裳看着自己昔日的好友暗暗道湖南铜元,她不想他知道自己的一丝一毫,她也只愿听他一声声的唤她墨墨,而不是一口一个妖孽!
“把剑还我!”看着陌霓裳的挑衅,褚青山眼中怒火冲天,再次闪身而上。
陌霓裳却被他那熟悉的一招一式灼伤了眼,心中的怒气阵阵翻腾,当日她的族人们就是死在这招式之下。
“噗――”
怒气翻腾之下,她下手便也失去了分寸,忽的一掌袭向了他的胸口。
看着那熟悉的面孔一点点放大,陌霓裳的灵台突然划过一丝清明,手掌堪堪移了半寸,掌风擦过他的肩头,将他掀翻在地。
陌霓裳不知为何,还是不愿伤他,最后终于为自己找到了借口,她只是留着他的命报复那人罢了,她身子轻飘飘的落在了褚青山的身前,睥睨着他,“现在又如何?”
“我如今落到你们手里,要杀要刮悉听尊便。”褚青山有些挫败,但骨子里的孤傲绝不允许他向妖邪低头。
这恰恰正中她的下怀,陌霓裳缓缓俯下身去,轻轻抚了抚他清瘦的面颊,浅笑道:“我怎么舍得,我说过,我要你做我的夫君。”
“休想!我褚青山死也不会和妖孽为伍!”褚青山倏的出掌,一掌袭上了她的肩头!
“好,很好!”陌霓裳捂着肩头大笑起来,是,他们这样就算是扯平了,那么以后她便可以放手做了。
“无妄,褚大侠骨气硬的很,先带他去松松骨,再让他见一见他的师弟们。”陌霓裳笑过之后,望了一眼无妄冷声吩咐,拂袖而去。
她怕,怕自己再不走,就会后悔。
“霓裳,你想做什么?”陌霓裳走后,无妄四处都寻不到她,没想到她竟一人萧萧的站在山顶,衣袂翻飞,像一朵盛开的红莲,他叹了口气,飞身来到她的身后问道。
陌霓裳望着远处皑皑的白雪,已经快要十年了,她在这里苟延残喘了快十个年头了!可他还在问她想做什么,她能做什么?!她要报复!
“你真的要和那人成亲?他可是幻影神宗的人!”无妄见她一直不说话,继续道。
“我知道!我当然知道他是幻影神宗的人!可那又怎样?!难道你忘了,我们为什么只能躲在这里帕拉莫?!是谁让我们这样苟延残喘的度日?!不管用什么办法,这个仇我是一定要报!”陌霓裳紧紧的握住了双手,激动的道,她暗暗发誓,定要让他付出该有的代价!
“好,我知道了,我帮你。”无妄一阵沉默后低低道。
“我累了,我要休息了。”陌霓裳支走了无妄,她知道自己有些过于激动,可是那沉积在身体里的痛和恨让她无法不激动,她没想到,她竟然又遇上了褚青山,这就像上天特意给她的机会,她万万不能辜负!
月已渐渐西沉,夜也过去了大半,陌霓裳却一直辗转反侧,怎么也睡不着,闭上眼似乎就能看到褚青山那双嫉恶如仇的眼睛,一双要吃了她的眼睛。
第二天一早,陌霓裳恹恹起床,刚刚梳洗完毕,秋羽便来禀告说,褚青山同意了。
她微微一愣,没想到他竟然这么快就想通了,真是太出乎意料了。
“好,我一会便去看他。”她匆匆吃了两口饭,便迫不及待的去了牢中。
当她见了他的师弟们,她终于知道褚青山为什么答应的那么快了,原本好好的玉树临风的名门弟子,眼下竟然换了一副模样,一个个蓬头垢面,伤痕累累,像是从阿鼻地狱走了一遭一样,就算丢到他们的父母跟前,保证认不出哪个是哪个。
她突然想起昨天无妄说要帮她,没想到他竟然是指这个!不过他下手也真是太狠了。
“我答应你!你快放了他们!”褚青山一见到陌霓裳便道,只是声音嘶哑杰伦中文网,满脸妥协。
陌霓裳浅浅一笑,饶有兴致的走向他,这一夜真是个奇妙的夜戏子无情,她一夜之间梦想成真,只是他褚青山却看上去并不愉快,她看的真切,他的胸前布着了一个又一个的血孔,染红了白衣。
“陌霓裳,我答应你留在这里,你放过他们!”褚青山再次道。
“你放心,我陌霓裳从来就是说话算数。”陌霓裳的目光从他身上移开煅瓦楞子,落到了他的几个师弟身上,对着一旁的无妄使了个眼色,道:“让他们走。”
得了自由,六人互看了一眼,相互搀扶着踉踉跄跄的走了出去,到了洞口外,一人回头道:“大师兄,我们会来救你的……”
只是一触到陌霓裳投过来的目光时,那声音便低的微不可闻。
看着六人走了,褚青山明显松了口气,陌霓裳却暗暗为他不值,他们刚才那副脓包样子,真是六个也及不上他一个,陌霓裳小心的替他解开身上的锁链,并安抚道:“我会让无妄挑个好日子,断然不会委屈了你……我。”
不知为何,她总觉得这话怪怪的,最后又加了一个“我”字。
“好!”褚青山痛快的答应,陌霓裳微微有些愕然,总觉得这不是他的一贯作风。
褚青山身上有伤,陌霓裳一路携着他的手走出了山洞,他也没有反抗。
“走,我给你治伤。”陌霓裳带着褚青山来到了一处厢房,将他扶到了榻上,掏出瓷瓶给他上药。
随着白色的药末一点点洒入血孔里,褚青山头上的冷汗就像被人浇了水一样往下流。
只是直到陌霓裳收手,他也不吭一声,陌霓裳不由得挑了挑眉赞道:“不愧是我看上的人。”
褚青山右手紧握,他不知她看上他什么了,可怜他还要靠着她的这点爱意苟活,他抿了抿干涸的唇道:“能不能给我口水喝三商法?”
“能,当然能。”
陌霓裳挑眉从顺如流转身倒水,可她将将一转身,便觉得身后生风黑爵士,匆匆一瞥,一柄蓝幽幽的匕首竟直直向着后心刺来。

标签: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