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订阅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你的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浙江菲达环保他冰凉的手竟然碰到那里,让我连连求饶……-欢阅读

选择字号: 超大 标准 发布时间:2018年09月09日 | 作者:admin | 76人浏览

他冰凉的手竟然碰到那里,让我连连求饶……-欢阅读



「 欢阅读 」你的专享口袋读物 
“七月半,鬼门开,邙山阳人不上山;阴阳配,及笄礼,阎王娶妻百鬼避!”
尘封许久的一句话,阴冷的钻进我耳朵里。
“砰!”
黑夜之中,茶杯碎落!
我脸色苍白的从床上坐起来,大口喘着气,慌忙打开台灯,却把桌子上的水杯打翻了,碎了一地。
我叫楚晓,二十岁,刚刚念大一。
那只是梦境一般的事,让我不寒而栗,这让我想起来十五岁发生的事。
我老家是一个小山村,很俗气的名字叫光明村,可是地广人稀,占了很大的地域,外村的人却把我们村叫做鬼村,女的都不愿意嫁到我们村来,男的都不愿意娶我们村的人,不是我们村子穷,是因为我们村靠着山,山上有很多的坟墓,从古至今,几千,数万,谁也说不清。
再加上周围山村都落后,很多人都迷信,结婚前要算八字,要找道士做法事;新屋要选黄道吉日动工,完工之后,也要请道士做法事。
这种事严重到就是自己家里没钱,也要东拼西凑,砸锅卖铁的请道士,反而一个个道士吃得脑满肠肥,他们成为最有钱的人。
很多人家都想要把自己儿子从去做道士。
我十一岁那年,甚至见过村里人家做法事,说是当家的儿媳妇命太硬,克夫,只有鬼王才能降服,需要他家的儿媳上鬼王庙睡一夜。
结果这家人家的儿媳,当天晚上被家里打扮的漂漂亮亮送进去狂武战帝,第二天一早鬼王庙大门敞开,所有人都看到里面,这家人的儿媳已经成了尸体,衣服碎了一地,身上全都是抓痕,嘴唇都肿了,胸口更是被捏的变形,最离谱的是下体被摧残的不像样子。
我看到了当场就差点吐出来,后来听道士说,是这个女人,被一个鬼王给看上了,既然鬼王看上了这个女人,招她到了阴间,往后这阳间的一家子,也就平平安安,不用再担心什么。
我当时还对着道士冷笑了下,我那时也在念书,知道这些神神鬼鬼都是假的。
可是以前经常灾祸不断的这家人,往后的日子里还真是红红火火起来,让人费解。
往后的一年年,周围山村,一样样匪夷所思的事还在上演,男的女的,老的少的,都会因为各种各样的事死了、疯了。
而这一切,我都觉得要么是他们在演戏,要么是有人暗中耍的阴谋。
直到我十五岁,七月十五,鬼节。
“七月半,鬼门开,邙山阳人不上山。”这一句话我们这里的人孩子从小唱到大,为什么不能上山,老人会说这是鬼节,你要是上山,会有鬼来抓你。
而这一天,还是我的生日,我在这一天,按照古人的说法,十五周岁,及笄,我就是成年了,能嫁人了!
“七月半,鬼门开,邙山阳人不上山;阴阳配,及笄礼,阎王娶妻百鬼避!”
当天夜里,我才睡着,鸭公嗓的声音,由远而近,刺激的我猛然间醒过来,身上感觉到一阵阴冷,想要缩一下身体,身体却不听我的使唤,慢慢的从床上下来,自己绑上了红头绳,穿上了一身素白的衣服。
我想要停下来,可双脚已经朝着门外走去。
我在惊愕之中变得迷迷糊糊,不知道走到了哪里停了下来,眼睛根本看不清楚,想要张嘴喊救命,我的身体却在瞬间被压住了,一条冰凉柔软的舌尖,趁机伸进了我的嘴里,把我搂了起来。
我吓得浑身颤抖,却浑身无力的倒在他的怀里,他的手解开了我的红头绳,那冰凉的舌尖舔了下我的耳垂,我一阵心跳加速。
他的手在我大腿上抚摸过去,撩起了我的裙子,指尖在我大腿上划过,那种酥麻的感觉,双腿不由得一阵夹紧起来。
他把我放下,舌头从我的嘴唇舔过,不断地舔着我的脖子,一路向下,我意乱神迷起来,被他轻而易举的分开了双腿。
我想要努力的睁开眼睛,看清楚这个人、这张脸,他却把头放在了我耳边,轻盈的声音,像是催眠,让我不自觉的放松起来:“不要怕,会很舒服的!”
我嗯了一声放松下来,就感觉到裙子被拉了上去,滚烫坚挺的东西刚刚摩擦过我的双腿,就让我像是被电流穿过一样,浑身变得滚烫,酥麻难忍。
就在那一瞬间,撕裂般的疼痛,像是我的身体被贯穿了,我瞬间被惊醒,浑身冷汗,同一时间痛的从嘴里叫了出来。
……
那不听使唤的身体,那个浑身冰冷的人,贯穿了我的身体的那一声哀嚎,当年的一幕幕来来回回的出现在我脑海里。
记得那夜之后,我过了两天才被人在山里找到,浑身冰冷,如同死去。牛玉强
身上裙子凌乱,那裙子上还有鲜红的血迹。
家里的人连忙要找道士,是我妈疯了一样,抱着我,跑了好几十里的地乡野痞医,找了医生。
我浑浑噩噩了几个月才慢慢恢复,周围的人却用异样的目光看我,学校里的同学也绕着我走,甚至家里的爷爷奶奶都不和我说话,我成了整个村子最不祥的人!
不是因为我裙子上的血,不再是处女之身;而是因为我在七月半上了山,在他们看来,我是被鬼盯上的人。
“爷爷……”
“别和我说话,你是鬼盯上的女人,鬼肯定还会找你的!”爷爷战战兢兢的说着,很是厌恶的看着我。
我妈忍受不住,一怒之下,就带着我离开了山村,再也没有回去。
而我爸爸是个本分的人,只会种田,在城里什么都不会,劝说了我妈很多次要回去,差点都要和我妈打起来。
好在我们到了城里,我的成绩居然突飞猛进起来,经常受到老师的表扬,我的心情也一点点的好起来,我爸爸才没有强求回村去。
我念高中时,我妈几乎是对我寸步不离,她一直放心不下,就算是我自己看开了,她都小心翼翼,就算是我现在念大学了,她还是在学校外面租了房子,自己在楼下卖早饭,让我每天上完课,必须要回家来。
我总觉得妈妈过于紧张,有点神经兮兮了。
可是现在……
听到我的声音打破水杯的声音,我妈很快冲了进来:“晓晓,怎么啦?”
“没……没事妈,就是做了个噩梦!”
“噩梦?”老妈呼了口气,拍拍胸脯,“还好,只是个梦,还好!”
老妈连忙打扫了玻璃杯,让我躺下来,看着我慢慢睡着,坐了许久才离开。
我当然没有睡着,我梦见当年的事也不敢说出来,等到老妈出了房间之后,我感觉到软软的枕头下,硌得慌,坐起来,打开灯,掀开枕头,看到枕头下的东西,我整个人浑身直冒寒气。
那是一枚很小巧的印章,静静的躺在我的枕头下,上面红色的不知道是印泥还是鲜血,就那样子染在我雪白的床单上,十分的醒目。
我吓得让后退,一双腿连连踢着滚下床去,浑身瑟瑟发抖。
当年那件事,我没见到那个男人的样子,却在一声剧痛的时候,眼神有一丝的清明,见到过那个男人身上悬挂的东西。
别的男人悬挂的都是玉佩,珠子之类的,可是这个男人,脖子上悬挂着一个印章。
印章中间,印着的字就是“鬼”。
那血红色的“鬼”字,像是从灵魂之中泛滥出来,让我再一次感觉到恐惧。
这东西,怎么会在我床上?还在我枕头底下?
我感觉到毛骨悚然,一个人躲在墙角,把灯全都打开,外面有风浮动,震动着窗户,似乎外面有一双眼睛盯着自己一样。
我就在墙角蹲了一夜,双手紧紧抱着膝盖,不敢动。
早上阳光照进来,妈敲了下门,都差点把我吓得尖叫,我大口喘着气,平复了下,连忙站起来把那个印章丢到床底下,装作穿衣服的样子。
“晓晓,没事吧侏罗纪狂鲨?”
“没事,我马上就出来!”
外面的阳光让我感觉到异样的刺眼,手里拎着一只袋子,里面是上课的课本,可是我走的路,让人觉得奇怪。
“嘿!”后面一只手拍了我一下,我一下子啊的一声叫起来,转头看到是自己同学,连忙拍着胸口。
“晓晓,你怎么啦?”这是同班的一个女同学,叫楚笑笑,我们都姓楚,而且名字叫起来都差不多,所以关系还不错。
“没,没什么!”我连忙掩饰着,我不想自己曾经的事情,被别人知道大侠风清扬。
“脸都白了,还说没事,我就是拍了你一下,你……”楚笑笑看着我突然间绕到一边走,就更加古怪了,“你怎么啦,这么热的天,怎么不在树荫下走,要到太阳底下,你不热啊!”
“我想要多晒晒太阳。”
也许是我显得怪了很多,楚笑笑在后面慢慢走着,我总觉得她在盯着我。
从校门口到教室里,一路走过去,我都觉得有人在盯着我,让我毛骨悚然。
上课的铃声,吓得我一跳,在我旁边的楚笑笑皱眉道:“晓晓,你到底怎么啦?”
“没事?”
“是不是哪不舒服,我看你脸色苍白,这大热天的不要中暑了,一会还是去医务室看一下。”
楚笑笑说着茂盛花苑,我点了点头,上课铃声响了,可是上课的老师却一直没出现,教室里吵吵闹闹的,让我很心烦,很心焦,就在这时候,一个同学冲了进来:“不……不好了,李老师死了。”
“死了?怎么可能?”
“真的,就在教学楼外面。”那同学一叫,所有人都冲了出去。
外面已经围着不少人了,我们几个人在后面,被人挤来挤去,等到被挤到里面的时候,李老师倒在地上,后脑勺全都是血,还在不断地流出来。
教学楼进来的台阶只有三阶,怎么想都不可能在这里摔死。
我看着李老师的样子,手脚有些扭曲,他的脸居然带着诡异的笑着,两颗眼珠子向外突出,像是在盯着我,我吓了一跳,本能的想要往后逃,可是后面都是人,我一个女孩子,根本就挤不出去cadidl。
“太……太可怕了imqq官网!”我低声说着,后面被人挤着,楚笑笑拉着我,我们两个人挤到了另一边,我小心翼翼的再看过去,很明显的发现,李老师的眼睛就是在盯着我。
我吓得不敢喘气,咬紧了牙齿,主动拉着楚笑笑换了个地方,李老师的眼睛,像是在跟着我走一样,不管我在什么地方,他就是在盯着我,我顿时一股寒气从脚底心里钻出来,我拉着楚笑笑就要跑,可是楚笑笑好像重于千斤,我根本就拉不动。
李老师是教我们高数的,对我,甚至对我们整个班的学生都不好,也就是一个刚毕业的人,整天装一副高材生的样子,前天因为我在上课的时候打了个喷嚏,就把我骂了一通。
他现在这个样子,我觉得他像是做鬼都不会放过我一样。
我拉不动楚笑笑,直接放开了她,一个人向后挤过去。
出去的时候,校警已经有好几个人跑了过来,其中一个人朝我点了下头,我并不认识这个人,还以为他是在和别人打招呼,毕竟这边的人挺多的一树擎天,谁知道他和我擦肩而过,低声道:“我知道李老师是怎么死的。”
我身体猛然一顿,感觉到很是震惊:“你……你说什么?”
“我知道他今天是肯定要死的!”这个校警长得很普通,只是眉心上有一颗黑痣,很是诡异的朝着我笑着,声音很小,像是直接在我耳边说的一样。
“你怎么会知道?”
“反正我知道就是了,要死的可不单单是李老师哦。”
他朝着眨了眨眼,没有再理会我,直接跟着他的同事挤进了人群。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对我说这些,总感觉到这事像是冲着我来的,心神不宁的回到教室里,一把在座位上抽出自己的袋子准备回家,我不想上课了。
“啪嗒。”一声,我一愣,目光随着声音看过去,我头皮发麻起来,是那个印章,我明明把它扔到了床底下,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袋子里?
鬼吗?
我是从来不信的,从小老师就教导我们这世界没有鬼神,那都是古代的人迷信,是为了寻找精神寄托,是统治阶级为了抬高自己的王权搞出来的一套东西。
我不知道怎么去解释十五岁那一年的事,我甚至怀疑,当天是有人用了什么药,趁着天黑强暴了我。
我总觉得我妈这些年,是紧张过度了。
可想到那冰冷的舌头、嘴唇、身躯,一个人怎么会没有一丝温度?
加上现在发生的事,我心里的信念有些动摇了。
看了看躺在地上的印章,那个鲜红如血的一个“鬼”字,我一咬牙,没有再去触碰桃运狂医,任由它掉在地上,一个人拎着袋子冲了出去。
一个人在路上疯跑,在快要回到家的时候,路边一个卖茶叶蛋的老太太,冲着我裂开嘴,露出又黄又黑的牙齿,刚要说话,路边冲出来一只黑猫,直接就落到了老太太头上,猫爪子,一下子就划破了老太太的脖子,鲜血飚飞,落在我的脸上,我脑子一片空白站在那。
老太太褶皱苍老的手朝着我伸了过来,一只猫一扭头,那双眼睛发着绿光,一下子就盯住了我,它一张嘴,嘴里掉出一样东西来。
我瞬间汗毛乍起,不顾一切扭头就跑,印章,又是那个印章,到底是为什么,这是我当年唯一看到的东西,为什么突然间出现。
“阴魂不散,阴魂不散,为什么缠着我,为什么……”我嘴里念叨着,没有注意我妈,直接冲到房间里,砰地一声关上门浙江菲达环保,躲在墙角瑟瑟发抖起来。
“咚咚咚!”
“晓晓,你在吗?怎么啦?”妈还是推开门进来了,看我的样子吓了一跳:“你哪来的血?你……出生什么事了?”
“死了,李老师死了,就在教学楼的三阶台阶上摔死了,后脑着地,都是血……前面接上卖茶叶蛋的老太太也死了,刚刚被一只猫杀死的,那只猫嘴里……”我颤抖的说出来,到了这里停住了。
妈的眼神盯住了我,很是紧张:“嘴里怎么啦?”
“没……没什么!”
“晓晓,告诉妈,难道你还信不过妈,到底是怎么啦?”
“那……那只猫的嘴里,吐……吐出来一个印章。”
“印章?”妈根本不理解,猫嘴里怎么会有印章,而且有印章怎么啦?
“昨天夜里,我梦到了十五岁那夜,你走了之后,我发现有一个印章出现在我枕头底下,今天我扔在了床底下,可是回来的时候,它却从我的袋子里掉出来,我没有理会,结果……它又从猫的嘴里掉出来,妈……那是那天夜里那个男人的,我连他长什么样子都没看见,唯独看见了那枚印章,妈……我怕,他为什么缠着我不放,为什么……”我叫着失声痛哭起来。
妈紧紧的把我抱在怀里:“不哭不哭,没事,没事,有什么事都有妈在,都有妈在!”
“那个人,是鬼吗?是不是这就是阴魂不散?”
“没事没事,没有鬼,晓晓不怕!”
我知道,妈心里也在害怕,她抱着我的身体,她的手冰冷,在出冷汗,而且她也在颤抖,但是她还是不断地安慰着我。
晚上爸爸回来,一句话都没有,他就是吃饭,睡觉,工作。
妈在房间里抱着我睡,可是我睡不着,我总觉得被什么盯上了,窗户外面好像有人在看着我,妈把灯全都开出来,不知道什么时候,我才睡着了。
一连好几天,我都躲在家里,不敢出去,妈陪着我,早餐都不去卖了。
几天之间,那一枚印章没有出现,妈终于松了口气,白天去寺庙里求了个平安符,又去道观里求了个九字真言的吊坠,回来让我一定戴上。
要是以前,我根本不屑一顾,可是现在,我还是老老实实的戴上了。
两天后的晚上,我一个人睡,吊坠挂在胸口,平安符握在手里,还是开着灯,眼睛死死地盯着天花板,一个人怎么都睡不着。
突然间,灯光闪动了下,我吓得直接坐了起来,那灯光跳动,牵动着我的神经,外面传来轻微的雨声,拍打在玻璃窗上,就像是敲在我的心上,透过窗帘的一丝缝隙,我似乎真的看到了一双眼睛,吓得我连忙趴下来,闭着眼睛不去看,使劲的让自己不要去想。
眼睛闭的再紧,外面只要开着灯,总是光觉得到光的。
而刹那间,我的眼前真的黑了,我双手小心翼翼的分开一条缝隙,侧过头眯了下眼睛,房间的灯居然灭了,我还没有反应过来,一个声音在我耳朵边响起来:“七月半,鬼门开,邙山阳人不上山;阴阳配,及笄礼,阎王娶妻百鬼避!你读忘了吗……”
我一下子吓得哭出来:“你到底是谁,你为什么缠着我……为什么,你别出来,别出来!”
一只冰冷的手,就在这时候按在我的小肚子上,冰冷,让我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小腹一阵紧缩,我直接被他压住了。
“你是我娶得妻子,我怎么能不过来呢,娶了你神鬼奇谋,你就要尽妻子的义务!”
那只手继续向上,我的睡衣被解开了,冰冷的舌头,从我的肚脐眼慢慢舔上来,我浑身汗毛竖起来,双手连连拍打:“我不是你的什么人,你快走,快走,不然我就叫救命了!”
“你叫吧,没有人能听到。”
他漫不经心的说着,终于慢慢的,在我眼前伸出了他的头,本来一直想要知道他长什么样的我,这时候却恐惧的闭上眼睛根本不敢看。
“睁看眼睛,看着我。”他凌厉的语气和他的身体一样冰冷。
“我不要!”
“我让你看着我,你是我的妻子,岂能不知道自己夫君长什么样!看着我!”
我胆战心惊的睁开眼睛,在我眼里的是一张恶魔的脸,就像是电视里的恶魔,血红色的脸,头上还有两只角,我一惊,啊的一声叫出来。
他的目光冰冷,死死地盯着我,等到我叫的停下来,才冷冷的问道:“叫够了没有。”
“你……你到底是谁,你为什么缠着我,难道你真的是鬼?七月半走出鬼门关的鬼?你真要是鬼,就快点走吧,你没听说过人鬼殊途吗?”
“人鬼殊途?”他冷哼道,“要不是我,你前几天就死了两次了,已经成鬼了。”
“死两次?”我一下子就想到了李老师和卖茶叶蛋的老太太,伸出手指着他:“你……你是说,李老师和那个老太太,你……”
“他们的死我没关系,那是注定的。”
“那我为什么会死两次你到底在说什么?”我也不知道哪来的胆量,大声的质问着。
他一声冷笑:“你看看你手里的东西和脖子上挂的就知道了。”
我手里握的是平安符,现在一看,已经碎掉了,则是纸叠成的平安符,怎么会岁呢?脖子上的九字真言,现在已经全都是裂痕,那九字真言的吊坠是银制的,什么力量才能让它全是裂纹?
我顿时像是落入寒冰地窖,目光发颤的看着他:“是……是你做的?为什么,你想要杀了我你就直接来好了?”
“真是个蠢女人,我要杀你,当年你就死了,还用等到现在?”
“那你到底要怎么样,求求你放过我好不好?我就是一个普通人。”我哀求着,就要朝他跪下来了。
他慢慢的裂开嘴一笑,那张脸却异常恐怖:“你觉得,我会放过你吗?”
【未完待续】
“↓↓↓”继续阅读请点击下方“阅读原文”观看哦! 

标签: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