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订阅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你的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派乐天他是有名的黑暗帝少,唯有在她面前,他甘当暖男-盒子小说

选择字号: 超大 标准 发布时间:2017年12月15日 | 作者:admin | 114人浏览

他是有名的黑暗帝少,唯有在她面前,他甘当暖男-盒子小说

01:被人卖了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
S城威尔士大酒店。
叶晓晓穿着礼服,跌跌撞撞走出电梯,不过是喝了两杯红酒,感觉头昏沉沉的,身上就像几千只蚂蚁在爬,痛痒难耐。
这样的红酒她平时也喝过,从来没有如此的不胜酒力。
今天是她和未婚夫柳言订婚的日子,为了不在客人们面前失了礼,她想先回客房去休息会。
摇晃着来到1819号房,摸出房卡在门禁上刷了下。
突然,一个满脸横肉、身材粗壮的肥猪男窜了出来,将她拦腰抱住,“小宝贝,你终于来了,我等你很久了!”
叶晓晓被这横空跳出来的男子吓了一大跳,大脑中一片混乱,这是怎么回事方志友?这人又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她和柳言的房间?
惊恐的回过头想看清楚这人的脸,却被他死死抱住,不由分说就把她往房间拖去。
不远处,一只照相机正对着这一幕,咔擦几声,很清晰的记录了下来。
“你是谁?你要干什么?”叶晓晓只觉口干舌燥,浑身炙热,一股强烈的欲望在身子中蔓延开来。
“干什么?一会你就知道了,哈哈,你现在应该欲火焚身了吧?告诉你吧,你中药了!放心吧,一会我就用我的身体好好的帮你解开!哈哈哈!”
肥猪男口吐脏话死死拽住她,满身的酒气,鼻子中、口中吐出一股股恶臭让她想吐。
“你别乱来啊,我是柳言的未婚妻,你要是敢动我索雷博,他不会放过你的!”
叶晓晓拼命的挣扎,拼命的呼喊,希望柳言能听到了来救她。
肥猪男发出几声狰狞的讪笑,“柳言?哈哈,你真是幼稚,就是他让我来的,告诉你吧,他早就不想要你了,不过是你们叶家死缠着他不肯退亲,他没办法才和你订婚的,你以为你是谁啊?你不过是叶家的一个野种!在叶家,你连条狗还不如……”
“你说什么?不可能!不可能!柳言他不会这么做的,不会……”
叶晓晓双手抱头,感觉自己像是要燃烧了似的,头很沉、很晕,努力的挣脱着,想逃离这,却是使不出一点力气。
……
突然,砰地一声,虚掩着的房门被一脚踹开。
一个身形高大、长相极其俊朗的男子闯入房间,像一座山一样立在他们面前,眼中扫过几缕寒光,冷冷的吼了声,“放开她!”
肥猪男有些始料未及,懊恼的喊了句,“你哪来的?敢坏老子的好事?知道我是……”
话没说完,就被一双大手给拽了过去,脸上挨了重重的一拳,一个趔趄跌落在地上,鼻子、嘴角都有鲜血渗出,趴地上嗷嗷叫唤。
“滚!”男子吼道,拽起肥猪男将他一脚踢回到走廊上。
“柳言哥,是你吗?柳言哥?是你来了吗?”叶晓晓迷迷糊糊的叫着,她觉得,这个时候能闯过来救她的,一定是她的未婚夫!
她不能说有多爱柳言,但此时,他就是她的救命稻草。
叶晓晓死死拉住这人的手,往他身上靠了过去,浑身炙热,衣服就像针一样,扎的她身上很痛、很痒。
“热,好热,柳言哥,你别走,别走,救我,我难受,我中了那种药……”
叶晓晓双手撕扯着身上的礼服,嘴里碎碎念着,本就姣好的容颜,在酒精和药物的作用下,更加的妩媚,就像一朵娇艳欲滴的花朵。
男子抱住她的双手收紧了些,低下头默默的看着她,十年过去,这张脸几乎没什么变化,还是那么的清纯、美丽,让人看的心醉。
没想到他和她在这样的情景下相遇了?更没想到,在她订婚当天,竟然闯入了他的怀中……
是天意、还是缘分?还是真的人生如戏?
在他的印象中,她就是一个从天而降的小天使,纯洁的不染纤尘,曾经恰到好处的降临在他身边,让他的整个青春都因为有了她而美丽。
可这会,她却无下限的挑战着他的底线……
“喂,你没事吧?”男子抱着她,将她摇晃几下,他不想伤害她,更不想趁人之危。
可她这动作……这不是在引诱他犯错误吗?
男子喉咙滑动几下,身体中的男性荷尔蒙正渐渐爆发……她的每一个动作和嘴里的呻吟都能让他失去理智。
“柳言哥……”叶晓晓嘴里喃喃自语,伸手去撕扯他身上的衣服。
柳言?男子一怔,心中涌起一丝苦涩,对了,在她的心目中,柳言才是她最爱的人吧?
她的这一句句‘柳言哥’,让男子心潮澎湃的心多了几分惆怅,更多了几分痛楚,一狠心,用力将她推出自己的怀抱,压到墙上,双手撑着她两只手臂,不让她再靠过来。
他不想成为谁的替身,也不想伤害她。
叶晓晓睁着一双迷离的双眼盯着他吹管消声器,身体中的炙热和欲望让她根本停不下来,又往他身上靠了过去,“抱我、抱紧我!”
……
迷迷糊糊中,叶晓晓做了一个梦。
在梦里,她被人拖到了洗手间,塞到浴缸中,冰冷的水从她头上浇下,她就像掉进了一个冰窟……
叶晓晓睁开眼睛的时候,天已经亮了,她正躺在一张宽大的床上,浑身发冷、脑袋发晕,大床的旁边,坐着一个男子,正盯着她看。
男子长的非常好看,就是、稍微冷了点,眼眶有些泛红,大概是没休息好。
叶晓晓以为自己还在梦中,怎么会是他?这么说来,昨晚上和她在一起的男人,就是他?
怎么能是他呢?她如此的狼狈,怎么能偏偏遇上他?
叶晓晓惊醒过来,掀开被子一看,她正穿着睡袍,天哪!这到底怎么了?是他给她换的衣服?还有,是他把她拖到浴缸中的?
“你醒了?”男子声音平淡,眼神中带着点少有的温和2588港币。
02:居然遇上了他!
“白、白夜寒?你、你怎么会在我的房间?”
叶晓晓心中猛的一颤,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的击打了一下,羞的面红耳赤,她怎么能以这么一个形象出现在他的面前?
男子眉心蹙了蹙,有些许失落,他出现在她的房间,她很失望吧?“这是我的房间。”
语调清冽,犹如寒风掠过,让人听的心里发冷,几年不见,他依然还是那么的冷酷,让人不敢靠近。
“你的房间?我怎么会在你的房间?”叶晓晓一脸蒙圈,想起了一些事,“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白夜寒起身,把她的礼服拿了过来,衣服很干净,他已经让酒店的服务员拿去洗过,烘干了。
“把衣服换上!你可以走了。”
“什么?”叶晓晓还没反应过来,男子已经转过身去了浴室,特意给她留下一个空间。
叶晓晓坐起身,感觉浑身都冷,他到底对她做过什么?对了!是冷水,他给自己冲了好多好多冷水。昨天是她和柳言订婚的日子,她一整晚没回去,柳言一定急疯了吧?
叶晓晓慌忙换好衣服,走下床,路过浴室时,推开虚掩着的门往里看了看。
男子正趴在洗手盆边,对着镜子发呆,感觉到有人看他,眉心蹙了蹙,扭过头,眼中扫过一缕寒光。
叶晓晓吓了一跳,愣愣的看着他,张开嘴想说点什么,又不知道该从何说起,总之,昨晚上糗大了,恐怕这辈子都没脸再见他了吧?心头堵得难受,低下头,神情失落,往门口走去。
身后传来男子淡漠而清冽的声音,“以后小心点,别让人给设计了。”
“什么?”叶晓晓猛的回过头,什么意思?被人设计?她知道昨晚上她喝的那杯红酒,肯定有问题!
男子走出浴室,一手撑在浴室门边上,淡淡的看着她,眉心紧蹙,看似犹豫了几秒钟,才说道,“没事了,你走吧。”
叶晓晓不敢多问,拉开门,来到门口望了眼门牌号,1820?原来就在他们隔壁!难怪他能这么及时的出现!刚好救下了她。
叶晓晓心情沉重,把门关上,走到隔壁房间诸葛找房。
房卡找不到了,叶晓晓只好敲了敲门,也不知道柳言怎么样了?他回来了没有?
几秒钟后,门开了劲浪体育。
柳言就站在房门口,愣愣的看着她,眼眶有些红,脸上写满了焦虑,这几个小时对他来说,就像是过了几个世纪般那么漫长。
“柳言哥?”叶晓晓低声喊了句,眼眸垂下,心中满是愧疚。
柳言将她拉回房间,紧紧抱住,在她耳边碎碎念着,“晓晓,你跑哪去了?手机也不带上,知道吗,我都快要急疯了!”
“柳言哥,我……”
叶晓晓轻轻将他推开,柳言的热情和紧张,让她心碎,她才刚刚从另外一个男人的房间走出来王俪桥,怎么可能又心安理得的投入到他的怀抱?
“你怎么了,晓晓?”柳言惶恐不安的看着她,他不敢去想象这一晚上发生过什么。
晚宴后,送走了客人,他便回了房间,却没看到她。
他找遍了整个酒店,也没找到,他不敢告诉别人,毕竟订婚宴上新娘子失踪并不是一件什么光彩的事。
他只能回到房间来等,现在她终于回来了,却像是变了一个人,让他觉得陌生。
“柳言哥,对不起,我……”叶晓晓满心愧疚,在他面前,她再难抬起头。
柳家和叶家在十年前就定了亲,两人小时候经常在一起玩,从那时起,柳言就一直保护着叶晓晓,定亲的时候,派乐天叶家两姐妹都在,叶晓晓是柳言自己选中的。
但在叶晓晓心中,柳言更像是一个大哥哥,她从来就没想过要嫁给他,只是迫于家里的压力,不得已才答应的,她喜欢的人,从来就不是柳言,可惜,那个人……
柳言对她却有着不一样的情感,他喜欢她,是真心喜欢,这场婚礼是他所期待的,他不喜欢她说对不起,他也不敢去猜测这三个字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
只是紧紧的将她抱住,眉头紧锁,“好了,什么都别说了,现在还早,你先休息会,一会我们再回去。”
叶晓晓没心情再睡,靠在床上,眼中一片迷茫,脑中模模糊糊的想起了一些事,白夜寒的话又是什么意思?
唉,有些事一旦发生了就再也没法挽回,她不敢去想,今后要怎么跟柳言一起生活?
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她喝的红酒是谁做的?为什么要这么做?
--
隔壁的1820号房间。
白夜寒身穿睡袍,站立在落地窗前,点燃了一根烟,嘴角微微翘起,露出一抹带着自嘲的微笑。
这个女人,居然就这么阴差阳错的又让他给遇上了?是缘分、还是天意弄人?
敲门声响起,一个俊朗的年轻人走进房间,毕恭毕敬的站在他面前,这是他的助理兼保镖、兼司机秦莫北。
“白总,都问清楚了,叶晓晓喝的红酒被叶晓雯下了药,叶晓雯就是叶晓晓那同父异母的妹妹,”
“那个男人也是叶晓雯花钱雇来的,说是让他和叶晓晓先圆房,还有,躲在暗处拍照的那个小伙子,也是叶晓雯找来的,是狗仔队的,说是让他拍几张柳家未来少奶奶的不雅照,明天准能上头条。”
“相机我已经毁了,不会留下照片,也警告过狗仔队那帮人。”
“对了,那个男的要怎么处置?”
白夜寒坐回到椅子上,口中吐出几圈烟雾,眼中扫过一缕寒光,“你看着办,得让他吃点苦头圣犬帕拉,哼!”
“是。”秦莫北应了声,转身退出了他的房间,心中有些不解,他们的白大少,怎么突然对一个女人有了兴趣?
白夜寒,百仕集团首席CEO,商界奇才、股市杀手,外界传言,此人杀伐果断、冷酷无情,不近女色,黑白两道都对他尊之惧之。
公司产业涉及金融、房地产、酒店、医院、影视等多个行业,甚至在政界、军队都有一定的影响力,这几年在他的经营下,百仕集团越来越壮大,几乎无人能及。
03:娱乐版头条
叶晓晓没法再睡,换了套衣服,走出房间。
柳言坐在外面的沙发上,愁眉不展,神情凝重,茶几上的烟灰缸里,满满的全是烟头。
“起来了?”柳言把她从头到脚打量一番,仅仅一个晚上,她和他,已经有了一道难以跨越的沟壑。
叶晓晓点点头,有些不安,“柳言哥,订婚宴后续的事情都结束了吧。”
柳言长叹一声,盯着她深看几眼,欲言又止,摇头,安慰她,“恩,可以退房了。”
两人收拾了下,走出房间。
路过隔壁的1820号房间时,叶晓晓特意回头深看一眼,昨晚的事历历在目,心跳加速,有些特别的感情北注协。
她在想,不知道白夜寒走了没有?
电梯里遇上了几个昨天来参加订婚宴的宾客,每个人都拿着手机在看,见到她的时候,一脸讶异,眼神怪怪的,像是看着一个怪物。
有年长者特意在柳言肩头拍了拍,重重的叹息声,带着怜悯和无奈。
柳言一脸沉重,沉默不语。
回到车上,叶晓晓终于忍不住怯怯的问了句,“发生什么事了吗?大家的眼神好奇怪。”
柳言只顾开车,半响才说了句古剑奇侠,“没什么,先回去吧。”
两人先回了叶家,屋里人很多,大家都在,就连柳言的爸妈也来了。
每个人脸色都不太好石真语,有种山雨欲来的征兆。
叶晓晓定了定神,正想打招呼,却见叶凌峰怒气冲冲的奔过来,不由分说狠狠的甩了她一个耳光,打的她眼冒金星,一个趔趄跌倒在地上。
“你这不知羞耻的东西!我今天非打死你不可!”叶凌峰就像一头发怒的猛兽,将她拽起,挥起手想继续打。
柳言慌忙跑过去拦住他,“叶叔叔,你这是做什么?有话好好说,你这样会打死晓晓的!”
叶凌峰压制住怒火,从柳言的反应来看,鞠婧袆他感觉要么是还没看到今早的新闻,要么就是、这事还有转圜的余地!
“柳言啊,我们叶家对不起你!我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败坏门风、败坏门风啊!”
叶晓晓一手捂住被打的红肿的脸,她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每个人都用那种充满仇恨和蔑视的眼神看着她?“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姐,你还不知道吗?昨晚上的事都曝光了,你、你上了娱乐版头条!”叶晓雯唯恐天下不乱的拿着一份报纸送到她手中。
“什么、头条?”叶晓晓的目光落到报纸上,标题很醒目:叶家大小姐私生活紊乱,订婚之日和不明身份男子在酒店开房。
上面还有配有几张照片,她被那肥猪男紧紧搂住,在药力的作用下,面色潮红,神情看似很享受。
她的脸拍的很清晰,让人一眼就能认出来。
在走廊上的,进房间的,还有进门以后的,有图有真相,角度选的很好,无懈可击,每一张都让她无法辩解。
“怎么会这样?”叶晓晓蒙了,报纸在她手中滑落,“不是这样的,事情不是这样的……”
她想解释,又不知道要怎么解释,这些都是事实,她确实和一个男人在一起待了一夜,唯一不同的就是,这人不是那个丑陋的肥猪男。
叶晓雯继续添油加醋,“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和那样的男人一起去开房呢?你这么做怎么对得起柳言哥?”
叶晓晓跌坐在地上,这一整个过程都像是有人精心设置好的,到底是谁给她下的药,又给她安排了这一切?
柳言的爸爸柳程远冷哼几声,喊了句,“柳言,回家!以后,你和叶家再无任何瓜葛!”
“爸,我、我和晓晓已经订婚了,她现在是我的未婚妻,我不能丢下她!”
这则新闻柳言一早就在手机网页上看过了,他也很想知道到底发生过什么,叶晓晓那几个小时跑哪去了?真的是和那个男人去开房了吗?
他喜欢叶晓晓,觉得一定有什么隐情,不想就这么断送了这段姻缘。
“订婚?这个婚不算数!叶家不要脸,我们柳家还要脸面,这样的女人,我们决不能要!你和叶家的婚事我已经退了,以后,不许你再踏进叶家半步!还有,叶家的人,也别再踏入我们柳家!”
柳程远的话句句带刺,拉起柳言便走李再勇简历。
柳言挣脱开来,蹲下身子,双手紧紧拽着叶晓晓,“你告诉我,这不是真的,对吗?这不是真的!这只是个误会,是不是?昨晚上到底怎么了?”
叶晓晓心如刀割,留下两行热泪,昨晚的事历历在目,白夜寒的出现形声字大全,彻底扰乱了她的头绪。
“晓晓,你说话啊!”柳言忍了一早上又忍了一路,他想知道又害怕知道,他是宁愿相信她的,但这些年她去了国外读书,和他接触的不多,她是不是真的变了?这会,他必须问清楚。
“对不起……”叶晓晓脑中一片空白,能说的依然只有这三个字,她不想解释,任何解释在此刻看起来都会成为掩饰。
柳程远更加的愤怒,她的话无疑已经认定了这事,不由分说,将柳言拉走了。
直到他们走出门口,叶晓晓才无力的喊了句,“柳言哥,事情不是那样的,不是……”
叶凌峰追到门口,好话说尽也没能挽回什么,柳家态度很坚决,坚持要退婚,没有商量的余地。
叶凌峰走回屋里,看什么都不顺眼,他费了那么大劲和柳家联姻,都快生米煮成熟饭了,到头来,还是一场空。
不只是这样,叶家大小姐弄的声名狼藉,对叶氏集团也有一定的影响。
从开盘到现在,叶氏集团的股票一路下挫,原本以为和柳家联姻,至少能拉上几个涨停板,给近期来公司的低落增添点动力,没想到全都被叶晓晓给毁了。
一直没发话的苏美茹怒视着叶晓晓,“瞧你做的好事!今后我们叶家还怎么在社会上立足?叶家的脸都让你丢尽了!以后,干脆我也不出门了,免得被人说三道四、戳我的脊梁骨!”
~~~~~ 未完待续 ~~~~~
☆后续精彩内容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抢先看!
☆关注盒子小说,看书更方便!

标签:

文章归档